铁木兰【铁骑行记风雨木兰行】

发布时间:2019-07-27 10:26:05   来源:金融研究    点击:   
字号:

  花木兰替父参军的故事可谓是众所周知、家喻户晓,而关于木兰将军的家乡却有颇多争议,一说是北魏宋州虞城人,一说是北魏黄州黄陂人,我更倾向于后者,由于有唐代大诗人杜牧的诗为证,《题木兰庙》:“弯弓征战作男儿,梦里已经与画眉。几度思回还把酒,拂云堆上祝明妃。”当然,这种想法,也有地域情感的要素吧!总之,由于有木兰,我们对黄陂北部山区这片热土布满等待,心胸敬重、向往......

  年终,就听说要搞环木兰马自骑,心痒痒,不断在打听,从春到夏及秋,看眼欲穿,直到八月才失掉正确音讯:“美骑100武汉站竞赛,将于9月2日在木兰故里举行!”而且竞赛线路将木兰湖、木兰山、木兰天池、木兰草原、木兰花海全部串联!抑制不住兴奋的心境,连夜发公告,把喜讯通知大家,果真反响热烈,仅仅两地利间,报名者达29人之多,另有在校高中生5人请求报名,被婉拒。

  竞赛这一天终于离开了,大家早早离开集结地点,在大嘴的布置、指挥下,顺次拆车、装箱、陈列、登车,有条有理,6时05分发车,一路上大家相聊甚欢,谈技术、谈膂力、谈风险,难掩兴奋、开心。我顺势提了三条意见:1、赛前,翻开行者软件,便于队友把握行迹;2、赛中,留意勾结,一人有难;八方援助;3、赛后,在起点等候,个人合影。

  大巴车进进黄陂区时,天下起了蒙蒙细雨,城市的街道被洗得清爽、透亮,通往山区的公路黑亮、崎岖,两排矮小的树木伸向远方,路的止境处,雾气消沉、烟雨茫茫,路上不时有冒雨骑行赶往赛场的黄陂骑友,心下感慨他们的执着,也希看雨早点停上去。

  我们抵达主会场——木兰广场的时分,曾经8:40了,细雨仍然在下,但难以浇灭骑友的热情,广场上四处是穿着各色骑行服、推着单车的骑友,三五成群、七八一伙,或拍照、或相互问候、惺惺相惜,很多外地骑友,素日里只在QQ或微信相见,而在这里逐一见到真收留,那份打动只要我们能读懂。

  9时29分,骑友们早已在动身门前排队等候,我和我的队友一同,左脚跨上单车,做好了预备,随着发车工夫邻近,大家齐声倒数:“10、9、8、7、6、5、4、3、2、1”,现场氛围到达沸点,砰的一声枪响,队伍像开闸的水,迅速向后方的坡路漫往,我也随着队伍急速向前冲,不敢有半点懒惰,这群人像极了野性的狼群,稍有不慎就会落伍,更像一队骁勇冲锋的战士,掉皮掉肉不落伍、流血流汗不流泪,都是血性好男儿!更有众多女骑手驰骋其中,巾帼不让须眉,其中我队就有八人,她们用本人的举动,诠释了花木兰仁慈、聪明、坚毅、果敢,敢为天下先的优秀作风!

  从木兰乡出来,队伍沿火塔线行进,这是一条景色小道,一侧是景色秀丽的木兰湖时隐时现,一直不肯显露她的真收留,绿色的秧田、低矮的山包、开满荷花的藕塘交替呈现;另一侧是连绵不时的群山,云雾旋绕,奥秘而梦境,问临近的武汉骑友,山有多高?答曰:离天三尺三!山上的草木在雨水的滋养下,显得格外的绿、格外的清丽动人;后方的路委婉迂回,像一条玄色丝带,不停地上下崎岖、左右飘忽,车行其中,似一叶轻船在激流中跌宕,更像一只初出樊笼的鸟儿,兴奋的在风雨中穿越、飞翔。

  这时,雨势渐大,细密的雨丝扎在脸上生疼,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用手擦一把脸上的雨水,却觉察越擦越多,风儿骤起,身上打了个冷颤;再看队友,哪一个不是在迎风冒雨前行!后方是“永动机”登哥,“飞毛腿”老邱、熊勃、左明,“跑不死”的老刘、罗军等开路,还有扭着水蛇腰的小溪,一路劈波斩浪、骁勇向前,早已不见踪影;大局部职员在我前先行进,稳扎稳打、坚韧前行!有意思的是,在我们骑行的队列中,还有躺骑选手,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速度却也不慢!间隔我最近的是鸽子姐,她第一次骑TT车出来,想借机顺应新车,加之大雨,因此放坡较慢,但总体速度仍然不低,均速在30码左右,她是一名“铁三”选手,游泳、骑车、跑步样样强,规范的“花木兰”一枚。

  好路还没骑够,后方路口呈现标志,表示右转前王公路,这是一条“搓板”路,柏油早已褪往,尖锐的石子暴露在外,还有大大小小的水坑一路不时,加上雨天的要素,这段路上爆胎的一个接一个,路边停车补胎的屈指可数。鸽子姐骑的是TT车,最忌讳这种路,因此骑得相当小心,而我骑的是山地车,上风就在这时分显现出来,我没有加速,一路往前冲。远远看见几个穿着橘白色骑行服的人路边招手,走近才晓得,他们是大冶骑兵连的,车胎破了,没有补胎工具,只好在路边见人就问:有补胎工具吗。这种事,我无法逃避,也不能够逃避,究竟天下骑友一家,何况又是大冶的,在外见面还是蛮亲切的呢!立马停车,拿出补胎套装和气筒递了过来,对方接过来的时分,随手指了指后方,说,那边有个你们铁骑的摔跤了!随手势一看,哟!那不是七七小丫头吗?跑过来一看,才晓得,刚刚七七速度较快,加之雨天路滑,不小心栽倒在一个小水坑里,膝盖摔伤了,惊魂未定;张清在想方法帮她包扎伤口,这时,前面的队友陆续赶来,都在关切七七伤情,大嘴还拿出本人的护膝给她戴上,黄懿则帮她调试摔伤的车子,这温馨的一幕让人打动。

  见七七无大碍,大家逐步散往,持续征程,而我则回到大冶骑友补胎处,看看补得怎样样了,正好碰到他们找我,说胎爆了好几个口子,曾经没法补了,问我有没有备胎,嘿嘿!幸亏我有,递过来,看着他们装好、打气,估量没什么事了,决议动身追逐后面队友,大冶骑友一堆客套话、感激话,说得我由由然,脚下一个趔趄,华美丽的摔倒了!一群人过去扶我,关切之语尤言在耳……

  耽误工夫较长,路上骑友渐渐稀少,我明白,本人落在最初了!一阵狂追猛赶,逐步超越一些速度慢的,却总也不见铁骑队友身影,未几时,进进黄陂城区,在拐弯处老远看到七七,以为又出什么事,加速问她,表示没事,让我走。出城后,雨渐停,曾经是省道黄孝线了,路好且宽,正是发力追逐的好时分,我没有糜费时机,一路上见车就超,当然,也没什么可夸耀的,落在后头被我超的,不是老手就是瘦子!很快抵达第一个打卡点,很遗憾,还是没看到队友,郁闷中,持续埋头猛追,从黄孝线拐上祁泡线,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见到了曙光,远远看见一个倩影,燕纸!那不是燕纸么?她正停路边喝水,遂邀约同行,我俩以30码均速持续骑行3、4公里左右,看到兰花花路边喝水,表示跟上,这个“馋嘴猫”竟说,我还没吃完咧!又疯追了几公里,见不到其他队友,有点泄劲,刚想休息,手机铃响,鸽子姐电话,说,小溪被车撞了!脑袋嗡的一响,没敢多想,恨不得马上飞过来!

  前行约一两公里,路中有人举牌表示向右,车子进进山间大道,听说,就是这条山路,串联起木兰系列精品景点,进至其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美,两侧小小的山包一个接一个,绵延不时,山不高也不大,但处处透着灵气,植被茂盛、苍翠欲滴;田园、炊烟、屋舍掩映,一条小溪在路边流淌,岸边滩涂长满青草,牛羊在悠闲的吃草、喝水,风光虽好,却无意欣赏,只想快点赶到事发地点。

  这条路,宽只要数米,路面随山势左右回旋、上下腾跃,急陡上下坡多,急弯、死弯多,这种线路假如封锁竞赛,那尽对是一种十分爽、十分安慰的体验,惋惜,这次举行的是全开放的自助式应战赛事,且路面湿滑,加上很多司机过弯道基本不按喇叭,这就给事故的发作埋下了伏笔!一路赶一路思纣,希看这只是个误解,小溪好端端在那等我一同骑车呢!固然这样想,但还是压制不住内心的镇静,看到有车子或人多的中央,就情不自禁的东张西看!

  穿过一个带急转弯的陡下坡后,终于抵达失事地点,大局部队友早在此停留多时,见我到来,马上有人向我先容状况:“小溪下坡行进中,被一辆对面开来小汽车正面撞上,然后连人带车跌落路面”,赶忙往看伤员,此时她已被人扶到组委会车上,有医生正在给她手肘部涂药,问她怎样样,说,好痛,腿不能动,见她思想还算正常,心稍安。再看她,一只脚穿着锁鞋,另一只脚光着,锁鞋早已不知往向,差人四处寻觅,未果。身上的衣服擦破好几处,灰头土脸的,嘴里喊痛,一幅不幸巴巴的样子,哪里还有素日里神经兮兮、扯高气扬的女神样子!

  此时已是11点半,队友们已向交警报案,组委会来处置事故的人也已到位,队友提议,应派一人陪小溪往黄陂反省身体,另留一人在现场,协助交警调查,其别人持续完成余下40公里竞赛。想都没想,决议本人陪同往医院,现场留下黄懿。我们的目的是想早点反省身体,早医治早担心,可他人不一定这么想,失事地点间隔黄陂区医院才区区三十公里,开车竟用了两个小时,路上一会儿加油、一会儿吃饭,消耗少量工夫,而我们也只能忍受,途中,几次有队友来电话,讯问反省状况,我只能无法的说,还在路上。好不轻易抵达医院,司机赶忙敦促我们下车,说要赶到另一地点,而此时伤员尚不能走动,而我还带着两人随身包裹和一辆单车,实指看他给予协助的,惋惜,他错误的了解为,我们赖上他了,态度开端冰冷,言辞也转而剧烈,见我们没下车,竟摔门拂袖而去!

  没方法,只好跟他磋商,把单车带回木兰乡,交给队友,反省的事我们本人担任。总算说通了,我拿着大袋小袋,扶持着小溪,她手里也没空着,就这样,两人一步一挪进了医院,挂号、看医、拍片,医院只收现金和刷卡,而我俩手中现金不够,只好拿着手机见人就问,能给我100块吗?我发红包还你!问了好几团体,总是摇头,正计划出医院到外边超市买东西换钱,忽然看见一个帅气的“少年”坐在对面椅子上玩手机,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阐明来意,没想到他很直爽,立马取出100元递给我,等我发完红包,连声道谢,谢谢小兄弟!没想到,对方马上晴转阴,说,谁是小兄弟?我是大姑娘好不好!细心一看,哟!还真是个美丽姑娘,只是装扮有点中性而已,臊了一脸,赶忙抱歉,一败涂地。

  到下午17:30左右,反省后果终于出来了:小溪各项生命体征残缺,内脏和骨头没有任何题目,只是软组织损伤,疼还是要疼一下的;另外一个题目就是,门牙有些受损,短了一截,影响美观。谢天谢地,人没事就好!

  此时,队友们已完成竞赛,并且坐大巴车赶到了医院,失掉好音讯,无不欢声雀跃!18时许,大巴车从黄陂启程,两小时后,一行29人,除2人留在武汉,三人另车回黄,其他24人平安带回。

  这次竞赛,固然我和黄懿、小溪没能完赛,也没能参与大合影,但我们的内心是饱满的,一天里,我们享用到了瑰丽的自然风景、领会到了世情冷热,更多的是感遭到了来自个人的暖和,来自队友的关爱,这才是弥足珍贵的。

  我们有遗憾,但尽不懊悔!木兰,我们还会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