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变老的路上,过好余生] 慢慢变老的唯美句子

发布时间:2019-07-27 10:27:27   来源:保险学    点击:   
字号:

  作者 | 吴瑞宗 · 主播 | 花儿飞飞

  三十多年前,我写过一首诗,诗的名字叫《仰视将来》。

  那时的我,心比天高,急躁轻狂,时辰对将来的生活布满着向往。期盼着——长大,爱情,成家,立业。羡慕那份成熟的稳健,神往着事业有成的狂想。

  岁月在无情的流淌,生活的严酷,收留不下天马行空的梦想。四十年的日子里,我只能一步步踏着光阴轨迹,在理想中随波飘荡。

  光阴如一把无情的刻刀,公正地雕琢着每一团体的样子容貌。

  四十年,我们从懵懂的青涩到萎靡不振的青春,走过了冷静稳健的成熟,印记上了已知天命的沧桑。

  曾读过陶公渊明的诗句:“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

  如今的你我他,已被蹉跎岁月,沉没了年老时的梦想,来不及仔细看待的青春,已成为了远远的光阴。

  再回首,我只能在怀念中深深地仰视。

  我已经往寻觅过从前,追逐到已经游玩的小河旁,本想再品味那河水的甜美。可那里,只静静地躺着干枯的河床。

  我也曾离开学校,想偷续我心中对这里的留恋,但物是人非,我只能默默地在心中遥想,在已经逃课游玩的水库大坝上,我似乎又看到了一同疯狂的样子容貌。

  偶然的同窗小聚,把酒言欢中,心绪间总会重现出倒流的光阴,扒拉出从前每一位同窗的机密,放肆地倾吐着各自的欢快和忧伤。

  酒酣耳热间,看那一张张被酒熏红的脸庞,有欢笑也有泪水流淌,一曲《同桌的你》,又惹起了青春懵懂的联想。

  借着酒的助力,才吐显露不断埋在心底的暗恋对象,淘气的同窗送给教师的绰号,偷懒未做的作业,上课时的罚站,体育课上的汗水,毕业分手时的感伤......一切一切的一切,都有数次进进过我甘美的梦乡。

  光阴荏苒,岁月盗走了你我的收留颜和华芳。蓦然回首,我们早已不再是年少轻狂。

  流走的岁月啊,它不论你我有多么的依恋,留下的唯有我们已逐步朽迈的样子容貌。为了梦想,我们追逐过刺眼的出色,在岁月静好的日子里,我们也曾把舒适战争淡安然独享。

  光阴的脚步走到了明天,突然觉得,生活里没有了贵贱和城乡,越来越淡的是名利,越来越想的是以往。

  理想的严酷,已让我们阅历过火离的苦楚;无情的循环,也让我们感受了两界永诀的悲伤。

  三毛说:“我来不及仔细地年老,待明白过去时,只能选择仔细地老往。”

  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青春年华终会老往。我们既然无法抵挡工夫的流逝,何不在变老的路上,过好余生,不留遗憾,关闭心扉,往拥抱阳光。

  如今,我还想再写一首诗,诗的名字就叫《仰视从前》:

  逝往的岁月

  是人生中最珍贵的华年

  既然不会有倒转的光阴

  那就只好把这一切细心的收藏

  让它作为今后生命中最美妙的念想

  人生如一场游览

  沿途的景色

  以及欣赏景色的心境

  远比目的地更让人舒爽

  亲爱的同窗们

  对知识的渴求

  使我们四十年前相识

  四十年的牵念

  让我们明天再次相见

  虽已时过境迁

  但每一颗心还是那么的滚烫

  百川回海,万法回宗

  岁月的磨砺让心境漠然广大

  以前的成功与失败

  人生的苦乐与衰荣

  都远远丢弃不再多想

  让我们把心发展四十年

  在渐渐变老的路上

  一同往欣赏沿途美妙的风景

  作者:吴瑞宗,山东潍坊人,多年从事企业治理任务,不断热衷于文字耕耘,九十年代开端在文学期刊宣布作品,有多篇文章宣布于纸刊和文艺平台。

  主播:花儿飞飞,唯美心境美文平台主播。世界很大,故事很多,愿我的声响可以暖和你。

  ©原创作品图源 | VRF受权协议 & 插画师:Mie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