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布迪厄实践理论重要概念的辩证关系 布迪厄理论

发布时间:2019-11-24 07:58:33   来源:推荐学案    点击:   
字号:
[论文关键词]实践理论 场域 资本 惯习

  [论文摘要]场域、惯习、资本是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布迪厄的社会实践理论的核心概念,这下个概念的提出,使社会学的研究呈现新的视角。布迪厄力图通过场域、惯习这两个概念连同各种各样的资本来探索社会生活中实践的奥秘,从而超越社会科学的一元对认。本文思考焦点即为社会实践理论的这下个核心概念。

  

  作为当代世界一流的社会学家之一,布迪厄坚决反对二元论,他毕生致力于克服社会学中流行的二元对立,他的理论旨在消除主观和客观、行动者个体与社会结构分析之间的分歧,力图摆脱主观主义和客观主义对立的二者择其一的困境,达到主观和客观融合的效果,为此,他提出了他的“实践理论”,又叫“生成性结构主义”理论。

  布迪厄认为,要有效描述实际生活中发生的事,使获得的知识具有实践性,就不能作为旁观者以一种与生活保持一定距离,跳出现实生活之外的方式去认识世界“应避免客观主义以‘局外人’的眼光看世界和主观主义从‘局内人’的角度看待社会生活的做法,通过参与生活实践来获得对社会世界的认识。这样,实践能使客观主义和主观主义达到一种和谐与整合”,而这种整合是通过“参与性对象化”,即对客体以及主体与客体的关系加以全面的社会学的对象化途径实现的,实践本身又是在这种对象化的过程中展开的。

  在布迪厄看来,实践具有空间性和时间性。独立于时空之外的实践是不存在也是无法理解的;同时,实践又是模糊的、盲目的和不确定的。社会生活的紧迫性使得人们无法质疑而是想当然地看待自己和社会世界。wwW.11665.COm实践更具有策略性。策略是实践之源。策略就是布迪厄所说的“惯习”。布迪厄对于实践的讨论主要围绕场域(结构)和惯习的关系展开的。他因此提出了生成性结构主义公式:惯习×资本+场域=实践。这就说明了实践是“惯习、资本和场域相互作用的产物”要更好地认识布迪厄的实践观,就得认识他的实践理论中用来超越主观和客观二元对立的主要概念工具:“惯习、资本和场域”。

  

  一、场域

  

  在布迪厄看来,社会科学研究对象既不是单纯的个体,也不是理想化的抽象社会,而是由无数个体所构成的“场域”以及无数场域构筑的一种更大的“场域综合性结构”。关于场域的概念,从分析的角度来看,一个场域可以被定义为在各种位置之间存在的客观关系的一个网络,或一个构型。正是这种位置的存在和它们强加于占据特定位置的行动者或结构之上的决定性因素,位置的客观性才得以界定。布迪厄本人认为,只有场域和社会空间的观点才能够揭示社会的真实结构,因为“一个分化的社会并不是一个由各种系统功能、一套共享的文化、纵横交错的冲突或者一个君临四方的权威整合在一起的浑然总体”而是各个场域的聚合。

  在理解场域概念时,首先可以将场域设想为一个空间,场域的效果得以在其间发挥,并且由于这种效果的存在,任何与该空间有关的对象,都不能仅凭所研究对象的内在性质予以解释。其次,场域也不是一般性的空间结构形式,它是一个充满冲突和争夺的空间。场域中各种位置的占据者利用种种策略来保证或改善他们在场域中的位置,不断在场域中展开斗争。不过,布迪厄特别强调,场域中斗争的焦点在于谁能够强加一种对自身所拥有的资本最为有利的等级化原则。从场域的这一特征来看,行动者的策略正取决于他们在场域中的位置即特定资本的分配,同时还取决于他们对场域的认知,这种认知又依赖于他们对场域所采取的观点,也就是从场域中不同位置出发所采纳的不同视角。最后,场域也包含一种投入。当一个人进入某个场域时,就同时进入了与场域相连的一套他本人很可能认识不到的前提预设。因此,一个场域是由身体和信念两部分组成的。人们深陷其中的实践信念并非一种心灵状态,也不是武断遵从一套外界灌输的教条;而是一种身体状态,是被各种社会秩序加以系统利用的体现在身体上的性情倾向,也就是“内在性的外在化”,即布迪厄所谓“惯习”。

  二、惯习

  

  场域概念侧重描述的是社会世界的客观结构,惯习概念则是偏重于刻画行动者的心理方面,它是一种社会化了的主观性,是一种持续的、不断变化的、开放的性情倾向系统。

  在布迪厄看来,惯习是由积累和沉积在行动者身上的一系列历史经验所构成的,是那些外在于行动者的客观的共同社会规则、价值在行动者身上的内化形式,形成为指导自己认识世界运作、评判事物以及怎样行动的那些解释模式。人们在惯习的指导下,去感知、理解、欣赏和评价世界,并进行实践,又据此来感知和评价实践,调整自己的行为。

  布迪厄认为场域与惯习的关系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制约关系:场域塑造着惯习,惯习成了某个场域固有的必然属性体现在身体上的产物;另一方面又是一种知识的或者说是认知建构的关系;惯习有助于把场域建构成一个充满意义的世界,一个被赋予了感觉和价值、值得社会行动者去投入、去尽力的世界。用布迪厄的话说,人的实践有一些动力原则,这些原则体现为惯习,它们是基于人的利益或欲求被社会性建构而成的。行动者在实践中借助惯习与场域结构间接地发生辩证的互动关系,惯习指引、推动着行动者进行种种实践,去形塑、建构起场域,同时不断创造、再生惯习本身;惯习又受到场域结构的制约,场域结构又通过塑造惯习而制约着实践。所以,实践既是能动的又是受动的。

  三、资本

  

  布迪厄认为,资本是一个在特定的场域里有效的资源,它使个体或群体获得因为参与场域并在其中竞争而形成的特殊利益。布迪厄把“资本”分为四种类型:经济资本(财富、产权)、文化资本(文凭、知识)、社会资本(社会关系、信任)和符号资本(荣誉、声望)。他指出,每一种资本可以转化和再生产出另一种资本。行动者拥有经济资本越多,越能受到良好的教育,获取较多的文化资本。通过文化资本,外在的财富又转化成一个人的内在部分,形成他的惯习。文化资本越多,越容易迅速积累新的文化资本,获得更好更多的社会资本和符号资本,其社会地位和社会威望也就越高,行动者就可以更加有效地、大规模地调动他的社会资本和符号资本,获取更多的经济资本。

  四、辩证关系

  综合以上的研究表明:实践是惯习、场域和资本之间辩证关系的产物。惯习、场域和资本又是紧密联系,共生互动的关系,它们三者都不能孤立地发挥作用。首先,惯习、场域和资本是相互交织的三重存在。惯习是一定场域的惯习,没有脱离场域的惯习;场域是具有惯习的场域,无惯习的场域是不存在的;特定的场域里总是充斥着特定的资本,没有脱离场域的资本。其次,场域塑造着惯习。行动者一出生,就在场域中不断地接触确定的某些社会状况,日积月累,将现存社会环境的必然性加以内化,形成其惯习。第三,场域和惯习不是简单的“决定”和“被决定”的关系,惯习通过实践在场域中“生成”,又持续不断地发挥各种实践作用;在不断被结构形塑的同时,惯习又不断生成新的结构。最后,场域都是有着各种资本的场域。场域中的行动者为各自的利益倾向于某种特定的行为方式:在场域中占支配位置者寻求保守策略(维持现有的资本分配状况),处于从属位置的人倾向于颠覆的策略(改变现存的资本分配状况)。从而,场域不断得到调整和改变,惯习不断被形塑,社会结构不断地被再生产出来。

  从布迪厄的实践观看出,场域与惯习都具有客观性,客观性把场域(结构)和惯习(个体)统一起来;场域和惯习又都有主观性,主观性也将场域(结构)和惯习(个体)联系起来。场域中的行动者既不是完全自由的主体,也非社会结构的被动产物;布迪厄的这些理论观点,成功地克服了主观和客观的二元对立状态,克服了个体与结构、微观与宏观分析的分歧,使社会理论又一次实现了综合。

  

  [参考文献]

  [1]布迪厄,华康德:《实践与反思——反思社会学导引》,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

  [2]布迪厄:《文化资本与社会炼金术——布迪厄访谈录》,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

  [3]布迪厄,蒋梓骤译:《实践感》,南京译林出版社2003年版。

  [4]田向东:《布迪厄与社会实践理论》,《社会经纬》2000年。

  [5]邓锁:《实践中超越——析布迪厄的反思社会学理论》,《青年研究》2000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