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中的规范与反规范——默顿学派对默顿科学规范论的丰富和发展] 默顿规范

发布时间:2019-11-24 07:55:31   来源:化学学案    点击:   
字号:
论文关键词:科学规范 社会学的矛盾意向 规范与反规范 默顿学派

  论文摘要:默顿最先提出“社会学的矛盾意向”和“规范与反规范”的概念,米特洛夫把这两个概念用于对科学规范的经验性研究,并提出了一组与“默顿一巴伯规范”相对立的“反规范”,揭示了科学的规范系统内部的规范冲突。

  一 从“社会学的矛盾意向”到科学中的“规范与反规范”

  默顿很早就注意到规范冲突的问题,指出了科学的规范与其他领域如政治、宗教领域的规范的相容与不相容。他说,对科学产生敌意的根源在于,“包含在科学的精神特质中的情感与存在于其他制度中的情感是不相容的”。后来他又发现在科学的规范系统的内部也存在着规范的冲突。默顿认为:“我们必须考虑,首先,在一个社会制度中具有潜在的冲突性的规范是如何发展的;其次,科学制度中的冲突的规范是如何在科学家的生活中产生显著的矛盾心理的;最后,这种矛盾心理又是如何影响科学家之间的实际的(不是假设的)关系的。”

  在《科学发现的优先权》一文中,默顿强调了原创性的价值,“在这种科学制度中原创性非常受重视。因为正是通过原创性,知识才会以较小或较大的幅度得以发展”。同时他又补充了“谦逊”(hu—mility)这一规范。“这种价值观(指原创性——引者)并不是孤立的,它只不过是构成科学的精神特质的一整套复杂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个体系还包括:非谋私性、普遍主义、有组织的怀疑、精神财产的公有性,以及谦逊”。

  然而,在默顿看来,原创性的价值观与谦逊的价值观有着潜在的冲突。wWW.11665.com“像其他制度一样,科学制度似乎糅合了潜在不相容的价值观:其中既有原创性的价值观,它驱使科学家要求人们承认他们的优先权;也有谦逊的价值观,它使得科学家坚持认为他们能够取得的成就是相当小的。”默顿注意到,这两种价值观并非真的是矛盾的,但它们提倡的确实是相反的行为。默顿认为,要把这两种潜在不相容的东西融人一个单一的取向中,并在实践中协调一致,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指出:“这两种价值观是同族的,就像该隐和亚伯是亲兄弟一样,而它们之间的紧张关系在那些内化了这两种价值观的科学家中间造成内在的冲突,并对优先权的主张产生一个明显的矛盾心理。”这种矛盾心理在一些伟大科学家的身上也体现出来,例如,为人谦恭、美名于世的达尔文,当得知华莱士会抢先发表其进化论时,他曾多次给赖尔写信,表达了自己对于可能失去优先权的担心和矛盾心理。

  默顿阐述了社会学意义上的“矛盾意向”的概念:“在最严格的意义上说,社会学的矛盾意向是指,融人处于某一社会地位的某一角色中的不一致的规范性期望。”e默顿认为,“这种矛盾意向是基于角色和地位的社会性规定,而不是这类或那类人物的情感状态。确实如我们所期待和将会看到的社会学的矛盾意向是心理学的矛盾心理(psychologicalambivalence)的一个主要根源”。以医生为例,作为治疗者这一角色,他们被要求对待病人既要“感情中立”(affectiveneutralityordetachment)又要“同情关怀”(compassionateconcern)。显然,这两种规范和期望之间存在着矛盾,导致了医生的心理矛盾(矛盾情感、矛盾态度)。科学规范系统中的互相冲突的规范和期待也会导致科学家的矛盾心理。例如,在默顿看来,强调原创性的价值观与有组织的怀疑主义规范也有类似的矛盾状况:有组织的怀疑主义要求“科学家不应该使自己成为学术时尚的牺牲品,那种时髦的观念虽一时流行,但注定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但原创性的价值又要求“他必须对有希望的新观念持灵活的、乐于接纳的态度,避免在维持学术传统的伪装下变得思想僵硬”。

  默顿进而从社会学的矛盾意向的观点出发,提出了规范和反规范(normsandcounter—nomrs)的概念。默顿“视一个社会角色为一个体现规范和反规范的动力学结构”,指出:“主要的规范和次要的反规范交替地支配着角色行为,产生了矛盾意向的核心类型”。至于“主要的”和“次要的”的含义是什么,默顿没有作出进一步的说明。但他强调,“只有通过这样的规范与反规范的结构,一个角色的各种职能才能被有效地履行(原文为斜体——引者)”。

  二 米特洛夫对科学中“规范和反规范”的经验性研究

  受默顿的启发,美国匹兹堡大学的米特洛夫(iani.mitroff)教授把社会学的矛盾意向的概念用于科学的规范结构之中,并提出了一组与“默顿一巴伯规范”相对立的“反规范”。米特洛夫对研究月球岩石构成的42位科学精英进行了长达近4年的经验性研究,1974年他发表了题为《一个由阿波罗登月科学家组成的选择群体中的规范和反规范:科学家矛盾心理的个案研究》的长篇论文。该文的出发点是默顿早期和后来关于科学规范的论述,以及他关于“社会学的矛盾心理”的思想,关注的焦点是与默顿和巴伯所强调的科学的非个人性相对立的“科学的个人性”。米特罗夫主要采用深度谈访和内容分析的方法。第一轮是由作者引导的自由讨论,了解与登月使命有关的问题并与科学家们建立互信、友好关系。第二轮是问卷调查,作者设计了一些跟前一轮讨论有关的问题,让科学家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看法。此外,作者还对上述科学家在一些科学会议上的公开言行作了追踪“监控”。“所得出的结果是基于观察和对科学家反复出现的态度和行为而作的推理以及近4年的交叉检查。”至于为何选择有关阿波罗登月工程的科学家作为研究对象,米特罗夫认为,科学家对其所偏爱的但又面临许多不利证据的假说往往表现出高度的信奉,阿波罗项目对于研究这一现象的本质和功能,提供了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米特罗夫认为他得到一个令人吃惊的发现,即他所调查的大部分科学家认为在科学活动中“信奉”或“承诺”(commitment)的作用是广泛的。在此,“信奉”或“承诺”有三种不同而又相关的含义:一是认知上的信奉,即科学观察负载着理论。为了检验一个科学假说,人们必须采纳某种理论甚至对它专心致志,从而使现象能够被观察到;二是感情上的承诺。科学家对其思想观念、假说是有感情涉人的,他们舍不得抛弃自己的思想观念、假说,且会尽力去证实它们;三是在整个科学活动的过程中,需要坚定的个人信奉。这种信奉不仅仅限于科学思想的产生阶段,也发生在思想的检验过程。调查表明,不少科学家被同行认为他们对自己所宠爱的假说是高度信奉的,其中有三位尤为突出。这三位科学家也被认为是“最富创造力”和“最能抵制改变”的人。所谓“最富创造力”是指他们可不断地提出“大胆的、挑战性的、刺激性的、启发性的、推测性的”假说,而“最能抵制改变”是指他们具有突出的能力坚持自己的观念,捍卫它们直到他本人或对手的去世。

  以上述三位科学家为代表的行为,若按照默顿、巴伯的看法,可算是违反了普遍主义和感情中立的规范,会引起同行的批评。米特罗夫的调查也证实了这种反应的存在。但另一方面,他发现科学家又不是完全否定,有的甚至完全肯定这种对自己所宠爱的假说的高度信奉。他指出:“每个被采访的科学家都表示,客观的不受感情影响的科学家的观念是天真的”,更令人吃惊的是,科学家拒绝把“不为个人感情所影响的科学家”的观念作为一个先定的理想或标准。

  米特罗夫引用了大量科学家的陈叙。例如:科学家a:信奉,乃至极端的信奉如偏见,在科学中充当一定角色,并有积极的作用……科学家b:没有感情投入的科学家,就像毁灭地球的疯狂的科学家,只能在科幻小说中才会出现……科学家c:(感情上)无偏见的科学家只是一个神话……科学家d:如果你做的是一个中立的陈述,没有人听你的……科学家e:……如果你有了一个观念,你必须竭力去继续挖掘它。你不得不走到路的尽头。科学家f:公正无私的科学家的观念只是一个应放人另一个世界的神话……科学家g:你不能根据一些杂志上的天真的文章来理解科学。科学是高度个人化的事业,每个科学的新观念需要个人化的代表人物将其捍卫和培育,使它不至于遭到夭折……还有一些科学家表达了他们对于那些强烈信奉自己的假说的同行的赞赏,并指出了科学家对他们的观念应该有感情投入的各种理由。

  在长篇引用了科学家们的评述后,米特罗夫指出:“以上评述清楚地表明了相信科学家对他们的观念应该有感情投入的各种理由。最重要的是,他们揭示了渗透于科学结构中的心理学和社会学要素。从心理学上来说,这些评述表示,信奉是科学家的个性特征。这些评述强烈地支持了默顿关于科学家的观念总会有感情涉人的思想。从社会学上来说,这些评述揭示了科学的社会本性。”

  “总之,这部分已对如下主张提供了一个理论上的和经验上的支持:如果有理由应该把感情中立和普遍主义作为科学的规范的话,那么也有同样的理由把‘感情信奉’和‘特殊主义’作为相反的、对立的规范。”而且,“类似地,可以认为,默顿和巴伯所提出的每一个规范都对应着一个与之相对立的规范。”这可用下表显示:

    

  米特罗夫认为对于上述的规范与反规范,“科学家们的反应表明了一个深深的矛盾心理。他们不是在完全的无偏见与完全的偏见之间简单取舍,而是在同时起作用的两种相反的规范之间进行一场难分胜负的拔河赛”。就是说科学家不时地在规范和反规范之间振荡摇摆,时而遵循规范,时而遵循反规范。在米特罗夫看来,这些反规范不是对默顿规范的违背,也不是默顿规范的取代品,而是科学家所信奉的辩证的规范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无论是规范还是“反规范”都是有助于科学发展的实质性规范。例如,他认为,保密作为与公有性相对立的规范,在科学中具有积极的功能。他说:“没有保护性的保密措施,科学的社会系统内部就会继续地受到各种公开的频繁的优先权之争的折磨。没有保密,科学就会退化到一种频繁交战的状态。一定程度的保密是合理的,因为科学家不一定能够鸣谢其思想的来源。”因此,保密就成了一个科学的规范。在他那里,偷盗和窃取也差一点成为了一个反规范。他指出:“虽然偷盗也许比保密更难成为一种反规范……但是偷盗和窃取也许是一种重要的方式,它使一个科学家及同行知道他的工作是有意义的。”因为没有人会去偷盗没有价值的东西。

  总之,默顿在论述社会学的矛盾意向时,提出了规范和反规范的概念,并认为规范是占主导地位的规范,反规范是居从属地位、起补充作用的规范。但在米特罗夫看来,根据他的这项研究,“情况不是这么简单,占主导地位的规范在一定的情况下可能是从属性的、次要的,主导性不是一套规范的不变的特性”。他认为,科学所包含的规范和反规范这两套规范在不同的情况下起着不同的作用。具体来说,“对于定义明确的问题(如月球岩石的化学构成问题),科学的传统规范起着主导作用,而对于欠明了的问题(如月球的起源问题),这里提出的反规范似乎起主导作用”。

  三 学界对科学中的“规范和反规范”问题的反响

  默顿描述的科学的规范结构是高度简化和理想化的,为了使之更加贴近现实,他提出“社会学的矛盾意向”、“规范与反规范”的概念。在此基础上,米特罗夫通过经验性研究,大胆地提出了一组与“默顿一巴伯规范”相对立的“反规范”,且认为规范和反规范没有主次之分,交替影响着科学家的行为,都发挥着促进科学知识增长的功能。从表面上看,米特罗夫把默顿的思想推进了一大步,但实际上是,反规范的主张相对化、弱化了默顿的规范。因此,米特罗夫的做法也受到了默顿及其学派的批评。例如,默顿就批评米特罗夫夸大了科学知识生产中的主观属性如感情涉入而损害了其客观方面,且忽视了主观属性与客观属性的相互作用,从而导致了科学研究的“故事书版本”。这也可视为默顿对米特罗夫夸大反规范的作用的批评。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默顿和米特罗夫关于社会学的矛盾意向、科学家的矛盾心理、科学中规范和反规范的思想被广泛地关注和引用。但是,包括他们本人在内,很少有人做出进一步阐述。一般认为,“科学家的矛盾心理”这个问题仍是科学哲学、科学史、科学心理学、科学社会学中尚未解决的一个问题。至于科学中有一套反规范的观点,没有得到更多的有说服力的支持。本·戴维曾指出:“最近有几个学者(指米特罗夫等人,引者)把这种相对失范的行为,视为和一种已确立的社会学观点相矛盾,这种社会学观点认为科学是一种由规范调节的制度。他们通过自己的研究揭示科学家的规范性变异行为(即遵循反规范行为,引者),认为这种行为可以由负载着价值的承诺来决定,而不是由研究的逻辑和科学行为的规范来决定。这是否是一个富有成果的假设还有待于观察。”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商学院的jansen博士和glinow副教授,在默顿和米特罗夫等人对社会学的矛盾意向、规范和反规范的研究的基础上,发表了《伦理学的矛盾心态和组织的奖励系统》一文。文中认为,伦理学的矛盾心态是社会学的矛盾意向的一种形式,在该形式中,由社会组织的奖励系统塑造和维持的行为、态度、规范与组织的利益相关人(如消费者、公民、股票持有人、政府)的伦理价值判断所认同的行为、态度、规范相冲突。例如,利益相关人要求诚实公开报表,但弄虚作假可能获得奖励。他们还提出了一般组织中存在的11对规范和反规范的例子(其中有3对是米特罗夫阐述过的与科学密切相关的“公开与保密”、“情感中立与情感涉入”、“有组织的怀疑主义与有组织的教条主义”)。我们认为对科学中的规范和反规范乃至一般的规范和反规范)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它涉及到科学规范的相对性、科学规范的适用条件和范围、科学规范的解释等问题。对于这些问题的研究还很薄弱,需要我们做出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