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念念不忘是唐宋|念念不忘的也是我最

发布时间:2019-07-27 10:29:54   来源:物理试卷    点击:   
字号:

  总是念念不忘古时的中原大地。

  尤其不忘那时才气横溢的文人。产业文明未树立的时代,一切风雅诗意,一切迟缓。总想着会有一位素衣道袍的书生,点了红泥小火炉,温热一杯尚未能廓清的绿蚁新醅酒,慢慢吟一首风雅的诗。

  这曾是我们的文明。

  最是放不下最灿烂的盛唐晚唐,北宋南宋,乱世造诗人,如今也是兵荒马乱,想要盼来一位潇洒的诗人却难了。

  于是仿古,摊开线装的书籍,沏一杯清茶,追逐唐宋。

  我在怀念古人。

  首先提起盛唐便是李太白,这与盛唐一同不羁的诗人可代表盛唐,众诗人苦吟琢磨数载的诗句或许敌不过李白一壶酒。不短少佳人风骚的盛唐,天下最多不过满腹诗书心有奇志的读书人,多少人十余载十余载的年华砸在冷窗前,为着挤上那张高高在上远不可及的窄窄金榜。纵然是这样的盛唐,从始至终也不过只要一个高歌“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的太白,自比是太白金星下凡,他号青莲居士,住在莲花中的谪仙。李白的英气遗世独立,他的豪迈要“欲上青天揽明月”,分手感念“桃花潭水深千尺”,得志喝一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纵使孤单,也是“相看两不厌,只要敬亭山”。二流诗人写诗,一流诗人吟成即诗,太白的诗却是喷发而出的英气凝成诗,看得人安闲开朗,他何尝不是飘逸在云真个诗仙。

  晚唐诗歌衰败,大致确是气数已尽,但总念念不忘李义山赋过的分别。李商隐的词。向来被看作小众,众人少有人体味他缠绵悱恻的才情。他本是欲为国效能的英气士子,可是谁奈何得了一个面临推翻的庞大王朝,纠缠于党争只得委曲保身,如此政治得志。于是先人拜倒在他瑰丽诗句与神来借典面前的深情。尤记义山一首无故五十弦的《锦瑟》,庄生蝶与看帝鹃,鲛人泪与热玉烟,此情既成追想,此情人间无人再懂!哪里往寻与李商隐心有灵犀的第二人,往解他终身无题面前的友谊绵绵,于是他的词多成不解谜。放弃他终身白门寥落,总盼看他终身至多得以同窗夜语话夜雨,了却众人眼中的一番愁情。

  莫忘了大明湖畔的那一弯清泉幽幽,千古才女李易安。宋时不及唐王朝,那时的女儿大多曾经盛行娉娉婷婷弱柳扶风,花钿玉簪细施粉黛,可是呈现了李易安,市井间的小女儿不配与她并论,她偏偏遣词英气的诗句,咏怀一世英雄的项王。谁知一语成谶的后来,她的命运也如项王,天妒英才,纵然是这样生为人杰死为鬼雄的男子,也逃不过浊世下的分别愁绪。天意便要她在和平铁蹄下颠沛流离,要她词中“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闺阁愁怨加上生死两别的迫不得已,加上国破深恨,变得载不下一只舴艋船,要她难敌急来的晚风。人性易安词哀婉,不过是这国愁家怨压制,谁晓得她曾有很多男儿性格,爱与赵明诚约赌下注,珍爱的字画文玩也可积满整件屋子……惋惜她晚景孤单苍凉,物是人非的命,究竟只能给众人留下一个凄凉的手势,人比黄花瘦的影。

  光阴清长,饮尽一壶茶又要复回理想,但总要保存那双欣赏诗意的眼,带我在平常生活中寻觅千古诗人感念的欢快与悲愁。

  这究竟是我们这片土地上已经的兴衰历史。

  我还在怀念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