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无一物|无一物

发布时间:2019-07-27 10:27:53   来源:生物试卷    点击:   
字号:

  精选阅读(一):

  原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岁月那么静,那么空,那么复杂。

  有时分,喜欢一个字或许一个词,

  是不需求理由的,就像喜欢一团体。

  复杂,是一种生活态度。

  有时,复杂就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那么安之若素。

  有时,复杂凌驾于肉体之上,

  那么尽尘世外。

  有时,复杂就是红炉一点雪,那么原汁原味。

  而有时,复杂也是一道法门,谁经过了,谁就能化茧成蝶、洗心革面。

  复杂,是一种境界。

  或许,复杂是浅浅的随意和沉着,似乎小桥流水般朴素与自然。

  或许,复杂是心灵的一种豁然和整理悟,

  山穷水尽、恍然大悟。

  又或许,复杂是性格的一种摆脱和恬淡,

  天生质朴,隐约直白,回回心灵。

  复杂,是淡,淡得彻彻底底。

  淡泊随意地生活,渐渐沉淀在记忆里的,便是浅浅的高兴,浅浅的遗憾。

  恩与怨,得与失,爱与恨,一颗往常心,

  让生活简复杂单,握住一缕阳光的时分,

  便有了阳光般的心态,满足、感恩、达观。

  繁华尘世里,享用家常的暖和,

  神往平实的梦想,无拘无束,真实安然。

  复杂,是内心里的沉着和淡定,

  就像悄悄走过的岁月,不染风尘。天南地北,尽在心间。

  复杂,是静,静得妙韵嫣然。

  不埋怨,不意气消沉,温润地过好每一天。

  我们寻觅的,也只但是是内心世界的片刻安定,以及,那样一场浩大的清欢。

  复杂,是一种韵致,一种情调。

  溶进尘世,但不与尘世争,活得似一支梅,俏也不争春。

  复杂,有时是很自我的自我,

  即使喜、怒、哀、乐,也看得格外薄,格外浅。

  复杂,有时还是很私密的私密,

  内心深处,永远有一个角落,是本人触手可及,他人看中断天涯的空间。

  这禅意的复杂,是心灵的独活,处处引人向往。

  原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是啊,纷繁尘世,谁又可以活得真正复杂。只能借着一丝禅意,得片刻的逃离。

  精选阅读(二):

  原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龙年伊始,微博上尽显繁华。韩方大战与与回真堂活熊取胆,口水仗一波接一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各自发挥浑身解数,斗得不亦乐乎。中国人原本就爱看繁华,别说街头耍把式卖假药的了,就是路边老婆汉子互掐,小孩们欺负兔子乌龟,也往往集聚着一堆人看繁华。当然,这搬到微博上,我们就冠之于围观”。

  都说观棋不语真小人,这在微博上却不一样。只需有人对持,立即就有不计其数人涌来,不但‘观’,还动嘴入手的。龙年这两架,韩冷和回真堂都有些体无完肤,支撑不下往的样貌。

  韩冷的文章,我一向喜欢。看的就是文字,管他署名是什么。韩冷的博客文字清爽犀利。文章能写成这样,也该知名了。而那个什么回真堂却不一样,都什么年代了,还把活熊取胆当主业。中药胸无点墨,的确什么奇特性怪的东西都进药,比方牛黄狗宝马宝,看月砂夜明砂五灵脂白丁香,听着很美,实践是各种胆结石和各种粪便。老祖宗的东西要继续,也要改造。活熊取胆汁,就有点太严酷了。你回真堂偷偷做就算了,偏要大张旗鼓地,还要上市,这当然会惹起很多质疑。

  韩冷和回真堂的事本来八竿子打不到一齐,可从危机公关的角度来看,他们都犯了鸡同鸭讲,自以为是”的错误。他们都请了一些内行当狗头智囊,都用本人的平台分散本人的负面旧事,也都把胡搅蛮缠当成危机公关”。小船原本就有些漏,还偏偏本人四处凿洞,此刻四处涌水,如何开场?

  暂且不管好恶,仅从危机治理的角度看韩冷和回真堂,经验不可谓不深入。

  先说韩冷,跟方船子先生这架一开打,他曾经注定输了。这还要从‘话题治理’开端说起。方先生‘与人斗,其乐无量’,他深蕴此道。他打仗,历来是先冲进你的疆土中张牙舞爪,你跟他对立,死的是本人的百姓烧的是自家庄稼。但凡方先生挑起争论的话题,假如对手不转化,那是必输无疑。前年方先生与唐骏对立,唐骏一蹶不振,就是上了这个当。我曾写过一篇博客专门讲这个题目,很复杂嘛,唐骏竟然一向在跟方先生争论本人终究是上了个野鸡大学呢还是买了个文凭。这种争辩无论什么结论,唐骏都讨不了好。

  凑合韩冷,方船子先生也是这一招,他跟韩冷争论的话题是韩冷的文章究竟是不是本人写的。一个写字的,靠出书写文章安身立命,文章署的是本人的名字,粉丝跟的也是这个名字,有什么好争论的呢?这个话题争起来,韩冷即便大获全胜,也只是回到本人是个码字的文人这个出发点,没有失掉任何益处。何况‘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与方先生这样的里手斗,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全胜。争论的后果,只是把方先生所提出的疑心分布开来,植进围观者的心中,即便占下风,也会声誉受损。何况韩冷毫无危机治理的经历,不但沿着方先生的话题争来辩往,用本人的舞台让方先生唱戏,还让他老爸和那个路金波一齐搅合,人为地倒持泰阿。同时一会儿打官司一会儿撤诉的,使人感到方寸大乱。实在,韩冷的对策很复杂,‘笑骂由人笑骂,好文我自写之’。喜欢你的文字者会照样喜欢,不喜欢你的人,管你本人写的还是抄的,他照例不会喜欢,管他作甚!这类事,要从专家方船子先生那儿学习,也曾有人攻击方夫人论文剽窃,谁见过方先生大肆回应?‘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如此而已。

  至于回真堂的‘危机公关’,完全可以做成失败的典型案例了。原本也就是微博上一些争论,植物维护组织的一些支持,这没什么新颖。你本人自动回应,还发明出有名的‘舒适体’,把事情越闹越大。闹大了还不够,还怕主流媒体不火上浇油,又搞开放观赏。自始至终一切举动究竟要说什么证实什么话题呢?‘熊被取胆汁很舒适’?这个话题有益处吗?热心于维护植物的人不会为此而改动,回真堂这种普遍传达只会惹起更大的恶感。在这个话题被普遍质疑之后,他们才如梦初醒,重新制造出新的话题,如‘国外利益团体操纵’‘熊胆无可替换’‘中药维护’‘回真堂不是最大的活熊取胆汁公司’等等,想转移话题,但一是为时已晚,二是话题散乱,难以让人服气。此外他们还犯了其他低级错误,如约请曾经得到公信力的前官员作证,用‘子非鱼’论点当面跟记者狡赖之类,争论还没结束,本人曾经声誉扫地了。如此愚笨的企业,除非有特殊利益团体保驾,它要能完成上市骗钱的初衷,还真是天理难收留。

  很多人包括很多企业热衷于‘危机公关’,但却不晓得,危机公关只是危机治理中的一局部,而且也不是关键局部。危机治理相当于在游览前对路途和目的地的调查,天气如何人文怎样路途情况生活条件,要未雨绸缪。而危机公关只是在游览中万一摔破了腿时,涂红药水包绷带。危机治理的最高境界是‘大音希声,大象有形’,是防患于已然。一旦进进‘危机公关’,损失已然形成,危机治理已近失败,早已落得下乘。

  南北朝时,佛宗五祖劝诫门人:生死事大,你们整天只求福田,不求出离生死苦海,自性若迷,福何可救?”并让各作一偈。禅宗巨匠神秀写道: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扫除,勿使惹尘埃。”五祖通知他:汝作此偈,未见本性,只到门外,未进门内。”而惠能虽不识字,托人写了一偈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原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境界显然高出不少,从而成为五祖衣钵传人。

  做企业做人与此同理,你碰到费事靠小聪明修修补补,‘时时勤扫除’,只是混得过一时,混不了一世。要想出离生死苦海,只要从基本做起,‘原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个道理,的确不只仅仅是禅宗就应懂得的。

  精选阅读(三):

  原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六祖说:原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看人间万物无不是一个空字,心原本就是空的话,就无所谓顺从里面的引诱,任何事物从心而过,不留痕迹。人间万物终是空。这是禅宗的一种很高的境界,但我想能做到这种境界恐怕也只要佛祖了吧,而我们凡人能做到的也许是时时勤扫除,莫使惹尘埃吧”时时辰刻往照顾本人的心灵和心境,莫使本人受外界的引诱和搅扰。不让一丝污秽的尘埃蒙蔽。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摒弃一切固执,做到身空心静,凡事不纠结,不在任何事上多做停留。但我想这种境界我恐怕今生都无法做到了,我们都太过于执着,固执着一段没有后果的感情,固执着一些芝麻大事。甚至固执着一句话。也许我们的明智上懂的这些道理,但是情感上往往不尽人意。

  假如没有人陪的时分,那就学着听音乐看书写文字,养成这种好习气吧,记得以前在学画画的时分,教师常说忍耐幸福,享用愉快”。在寂寞的时分学着好好的和本人交流,周国平说过,人在寂寞的时分有三种形态,一是惶惶不安,茫无眉目,百事无意,二心想要逃离寂寞,二是,渐渐习气于寂寞,安心上去,树立起生活的调理,做些别的事务来驱逐寂寞。三是,寂寞自身成为一片诗意的土壤,一种发明的契机,自我的深邃考虑和体验。诱发关于生命的真理,大少数人通常会是后面两种形态,而那些阅历过岁月的冲洗,阅历丰厚的,心胸开阔的人才能够是第三种形态吧。

  在这世界上我们最爱的就应还是本人吧,怕本人受伤,如刺猬普通,我想我们就应自动学着往爱,倘若两团体都等着对方先爱本人,那么这份爱恐怕远远无期。也许会受伤,也许会很痛,但那些都是你阅历过感情蜕变后的美丽啊。网上说一个女生正因爱上一个男生而生长,一个男生正因分开一个女生而生长。我想这话说的很到位,谢谢你一路让我生长,分开的这些日子里,我似乎想通了,不论我们以前做错了多少事,不论分开的理由是什么,能一定的是我们都不够成熟,不够懂得,不够爱。但这都不重要了,一段阅历,一段生长,是我人生的一笔财富。走到最初,关于我来说,原来真正喜欢一团体,是不会再往计较那些我们做错的事,而是思念那些完满的回想,然后心存感谢的祝愿你,希冀你和她幸福的走向红地毯。说的难听点,我玉成了你的潇洒冒险,碧海蓝天。

  三毛说走过了,接上去的就留给时辰了”你也对我说。缘生缘自灭,缘灭不由人。也许我们说了再见,实在是再也不见了,缘分吧,一切都会好的,我希冀你回想起我的时分是浅笑的,带着酒窝,一如我,

  再见,伊人。再见,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