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落尽,泪眼尘埃|看不尽的尘埃

发布时间:2019-07-27 10:27:12   来源:职场礼仪    点击:   
字号:

  风吹起的流年,散落到尘埃里,落尽的飞花迷离了谁的泪眼?

  ——题记

  流年本该随着光阴机的转动渐渐远往,但有些未被工夫丢弃的流年堆积在繁华如烟的尘世,这便是回想。假如昨天的点点滴滴渐渐老往,坠进尘埃,又怎样会有如此之多的爱恨离愁?那些美妙的记忆,灿若星斗,弥漫着夜空的灿烂,而那些本该遗忘而又无法遗忘的记忆,像是恶魔一样缠绕着你,令人窒息,常伴的是隐隐的痛彻心扉,不曾磨灭。有些事情,真的不愿提及,但是如今又勾起了无尽的苦楚的回想......

  我晓得有一个词叫做血浓于水,至爱亲情是世界上怒放的美丽花朵。而我,不由要问,爸爸,你究竟是不是爷爷奶奶亲生的,还是只是一个被收养的小孩?这个题目憋在心里曾经良久良久,却不断不敢启齿,现实上答案早已知晓,只是疑心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父母?

  我出生在乡村,那时分家里有几亩地,爸爸由于任务不得不久住常州,因而,家里一切的活儿都揽在了妈妈的身上。农忙时,邻居家都已把稻子晒好装进蛇皮袋运进家里,我家的稻子还躺在里面,眼看就要下雨了,妈妈一团体一手撑着口袋,一手把稻子倒进蛇皮袋,才几个月大的我坐在廊檐上声泪俱下。我的爷爷奶奶呢?他们坐在家里纳凉,对我的哭声漠不关心,最初,还是在邻居的帮助下妈妈才赶在下雨之前将稻子运到屋里,然后抱起地上的我和我一同哭,原谅那时还很无助的我。

  看到他人家的菜园五颜六色,丰厚多彩,妈妈也拿起铁锹辛勤地劳作,一边种菜,一边还要照看坐在一边游玩的我,有一次我居然将地上的鸡屎放在嘴边,差一点就要吞了出来,妈妈慌忙地夺开,她是那般疼爱,那般内疚,那般无法。我不幸的妈妈,居然连上厕所都要把我抱在怀里,生怕出什么过失。我的爷爷奶奶此时此刻又在哪里?做些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爷爷奶奶心疼的孩子,但我历来不遗憾,我不会苛求那些本人永远都不会失掉的东西,侥幸的是,我有一个好妈妈,够了。

  为什么我的爷爷奶奶如此狠心?我一直想不明白,妈妈也忍耐了几十年。他们会在烧好饭后叫村里这家的孩子那家的孩子吃饭,对我们母女却什么也没有,甚至连一张吃饭的桌子都是用两张不完好的板凳拼凑起来的。关于妈妈在生活中碰到的困难,他们没有伸出过一次援助的手,没有说过一句宽心的话,有的只是在一旁看笑话。我晓得,自古以来婆媳关系比拟困难,但是这般田地的还是头一回见到,福星高照。

  后来真实是没有方法的方法,由于妈妈与爷爷奶奶协商不成,即便农忙时先帮爷爷奶奶家完成,然后再忙我家的,他们都不容许。所以,妈妈让爸爸带着刚满周岁的我远往常州,有数次听爸爸说,那日妈妈把我们送到车站,泪水浸湿了她的衣服,妈妈追着火车跑了好远好远,我晓得她心中的不舍与忧伤。刚到常州的我由于水土不服,天天腹泻,几日上去,居然瘦了好多,与我们相隔万里的妈妈一定也消瘦了不少。

  年幼的这些记忆我都是没有的,也不能够记得,这些是妈妈后来通知我的,我完全置信这些事现实。整个村子的人都晓得爷爷奶奶是出了名的蛮横不讲理,假如和妈妈吵起架来,他们一个拿刀一个拿绳索。我的妈妈怎样可以忍耐这么多?他人不晓得的是,有一天夜晚,妈妈穿好了衣服,梳洗好之后,一团体静静分开家里,预备完毕本人的生命,假如一团体连死都不惧怕了,那么可见他对这个世界有多么地尽看。妈妈在风雨里彷徨了一夜,她不想本人的孩子从小得到母爱,又回到了我的身边。哦,我亲爱的妈妈,女儿差一点得到了您,谢谢您的没有分开。

  妈妈在婆家所蒙受的苦和累不是用言语就可以描述的,不是用文字就可以言表的,自始至终,这一切都令人难以相信,但它确的确实地存在了。七岁当前随爸爸的任务,我们一家人搬到了城里,固然分开了爷爷奶奶,但是逢年过节他们冷淡的态度和一副等着妈妈做饭的架势我永远也不会遗忘,还有那间洋溢着老鼠尿滋味的房间,那就是元旦夜的房间。吓得令我和弟弟当前都不敢回往,或许就是果断不在老家过夜。

  那一段段,那一幕幕,像一把把利剑,深深刺痛了我,这个伤口好深好深,纵使鲜血淋漓,我还是用力用舌头往舔,由于妈妈都可以接受,忍受,我晓得她是天底下最好的媳妇,那么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他们平常不会记得有这么一个儿子,在他们眼里,小儿子永远都是宝,他们劳累了终身,辛劳了终身,为的又是谁?爸爸妈妈尽到了子女的责任,而他们可曾为儿子做过什么?他们的不解,他们的在理,他们的无私,令人震动,天下为何居然有这样的父母?难道他们没有对大儿子一点点的爱吗?我为爸爸抱不平,为妈妈叫冤,为本人的儿时悲痛。

  假如不是由于他们,哥哥就不会在三岁时溺水身亡;假如不是由于他们,妈妈不会差点被毒蛇咬死;假如不是由于他们,我不会差点落井身亡;假如不是由于他们,爸爸不会得忧郁症......我不是一个擅长记仇的人,但这些血的记忆有数次呈现在我的梦里,是令人销魂的梦魇,我有数次呼唤着我的哥哥,他一团体在地狱还好吗?妈妈所受的苦,所流的泪,是他们三生三世都无法归还的。不断以来,我帮他们在妈妈眼前说坏话,以为工夫可以冲淡一切,以为他们会良知有所发现,可是,我错了,真的错了,我彻底地被打败了。我读过千万种小说,为什么没有一个版本是这样的?理想堆积的谎话,撞碎了谁的儿时,谁的欢颜?

  碎影流淌的年华,被尘世打翻的流年,尘封在记忆的匣子里,与满天纷飞的落花一同掩埋。殊不知,世事难料,本日得知,奶奶得了胃癌,只剩下长久的寿命。面对昔日直接害死我哥哥的凶手,我该如何对她浅笑?我的矛盾,我的纠结,涌上心头,却能干为力。妈妈还在悉心肠照顾她,我又能说些什么?面对这样一位老人,我又能怎样样呢?

  如今,一切的人都在围绕着她转,爸爸痛心肠说:“怎样样才干加重你的苦楚?”奶奶住在我家,我真的受不了那种局面,好想逃离,好想规避,我不忍心见到这些局面。我是疼爱本人的爸爸,我好担忧他会被拖垮,我好惧怕......爸爸本人都在吃着医治抑郁症的药,任务的事情,家庭的事情,压得他简直喘不过气,我想帮他,却发现本人原来是这么的低微。爸爸真的曾经很累很累了,求你们不要再让他堕入尽境。

  这些年,我甚至简直是埋葬了那些不愉快的记忆,我努力地让这一家人调和,对他们坚持浅笑。在最初的日子里,我会做好一个孙女该做的事情,一切的泪水就让它在今夜流尽吧,哭过也就什么也没有了。

  我不晓得本人如今是以什么样的态度往看待她,她不曾抱过我一下,如今我要在医院照顾她,包括她上厕所。看着她也很不幸,东西曾经吃不下往,喝了汤就吐,只能依托打点滴维持最初的生命。也许是这样,妈妈和我都不再计较什么,妈妈说不论她已经对我们如何,做子女的只求问心有愧。家中不再安静,天天家和医院两点一线,如此奔走。

  我没有方法看到爸爸妈妈天天这么辛劳,更不忍心妈妈天天那么累,她身体上累,心灵上更累。看到妈妈憔悴的面收留,看到妈妈皱起的眉头,看到妈妈日渐消瘦的身影,我心痛,我疼爱。我曾经跟他们说好,用整整两个月工夫往照顾她,保持了本人本来计划做的事情,她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做她的护理,这是一个做孙女最初能做的,只求心安,不论本人多累也要坚持下往。

  我不希看由于他们而让我得到父亲,他接受得曾经太多太多,他是一个逆子,只是不希看由于他们再惹起无故的争持,祈求不要把爸爸逼上尽路。看到彻夜未眠的爸爸,看到他满脸的愁收留,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却有力分担。过来的过来了,耿耿于怀只是对本人的惩罚,让一切随风而逝吧。我不会由于已经那段悲凉的记忆而恨她,但也不会对她浅笑,只是看到一个生病的老人我无法坐视不论。我经常梦到哥哥的影子,看不清他的脸,若隐若现,那般让人心痛,忧伤,一切只在梦里。

  光阴流逝,年华老往,落尽尘埃,泪眼含情,唯愿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