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父亲的年】没了父亲的痛苦

发布时间:2019-07-27 10:27:34   来源:商务礼仪    点击:   
字号:

  没有父亲的年

  元旦夜,是团聚之夜,是亲情的凝聚,是对家的依恋,更是与父母的陪伴,由于家就是父亲和母亲。伸直在岁末的转角,回首虚度的年华,追随逝往的光阴,岁月浮沉,碎了流年,瘦了光阴,老了收留颜,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父亲曾经不在了,他再也无法和我们一同过年。

  没有父亲的年,身边的一切是昏暗的。在家的时分,常常情不自禁的就会走进父亲的卧室,看看或摸摸屋里他用过的东西。晓得他再也用不着这些了,但我除了做做这些事情,再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方法,能替代这种方式来寄予对父亲的怀念。父亲的卧室很乱,这是他多年来的生活习气。他走后,我没有拾掇任何东西,只想让这些坚持原样,并且想能坚持多久就多久,就和他在的时分一样。或许只要这样做才干让我再次感到父亲的暖和,才可以让我一次次的重温父亲的安详。

  以前,为了任务,无视了多陪陪他,如今想了,却再也没无机会了。这也是我最大的遗憾。我们都无为肉体生活和物质生活而做的挣钱的社会任务;也有作为子女必需做的奉养老人的任务;还有作为父母抚养、教育子女的任务。任务就是为了更好的生活,生活必定离不开亲人,如今终于明白了,父母才是我们终身的事业和任务。

  往年的年,以往的欢笑变成了无尽的悲伤和怀念。人生最大的悲伤莫过于生死分手。父亲的离往,留给我的是内心依依的不舍,是刻进心灵的不忍触摸的极大痛楚。凝结的空气,结成哀伤的长河,木木的站在那里,软弱、酸楚的心逐步沉没在逝者如此夫的悲壮。悲伤的疼痛像一枝钉进灵魂深处的箭镞,深深的嵌在肉里,每动一下怀念的神经,都会牵扯全身,让沙哑的喉咙收回撕心裂肺的、苦楚的哀嚎。怀念的悲哀,让空气冷得感到窒息,连漂浮着的巨大的尘埃,也似乎是天空中落下的雪雨无声的泪。父亲的得到,像夜空落下的流星,划过的刹那,闪光的也许只是一瞬,却会让我回味终身。

  看着四周熟习的一切,晓得如今过年了,过的是第一个没有父亲的年。工夫,在追想的光影中悄但是过;生命,就在那气若游丝的最初时辰,戛但是止,一往不复返。深思中,父亲走进我心里,逐步和我的心一同衰老,衰老得可怕。心开端在苦楚的沙漠中无助的漂泊。站在繁华与沧桑的边界,生命的舞者已中止风采动人的脚步,心跳的旋律也已奏完奔腾、悲戚的乐章。父亲的身影仍然那么熟习,耳畔响起的却是生命的悲歌。被一只有形的手揪起的心,抛到了天边,和流云一同翻卷,又随着被踏碎的血雨跌落在一看无垠的、无人的荒滩,愁云裹着飘但是至的长风,无情的碾过荒冷的难过和苍凉。逝若惊鸿的欣然中,剩下一个孤零零的我,茫然的看着和父亲一同谢幕的喧嚣。不曾褪尽的光景中还是那个熟习的父亲,却很远远,甚至曾经模糊。苦楚的丢失像无情的冷风抽在身上,不断伤到灵魂。挣扎中,浑身一切的痛都凝聚在飘但是逝的缄默的目光中。我晓得,这是父亲在节日里给我的空中楼阁。

  过年这几天天气很好,往年的年却没了晴空下的欢笑。我看到的天是阴霾的烦闷。父亲是天。父亲没了,蓝天白云也得到了往日的风采。这些天来,往事的碎片在回想里给父亲重新安了一个家。簇新的破口,清楚的裂缝,像一把把尖利的刀,割在滴血的心上。忽然而至的记忆也许来得太匆忙,太长久,还将来得及梳理,所以,又不断延伸到梦里。魂绕梦牵的时辰,多想挽留他,让他和我们一同再过一个年。我不断不肯放开的紧握着他粗糙、暖和的手,抚摩他爬满岁月皱纹的额头…… 家人这几天很少提到父亲,由于只需一提到他就会碰落一串泪珠。泪珠像中断了的线,中断不了的是血脉亲情。

  再念慈父,水中月,镜中花,梦里相见,生死无话。子规啼血,残阳飞沙,老了岁月,旧了年华。回首,慈颜,华发;余韵,落了旭日,淡了朝霞。转身离往的背影,让我小心装裱成永不退色的年画,高高挂在心中的家,让我时时就能看看他……

  年的来源有祭奠之意,也意味着开端。父亲邻近年末新逝,悲伤之际,沉痛缅怀。年的开端也是父亲让我接过这个家,这是不可推脱的血脉的延续。他也给了我孤单,是愈加怀念的孤单。这孤单,是父亲一团体在地狱过年的孤单。两界相隔,泪眼涟涟,心泉里奔涌而出的泪雨,却无法流到父亲的天河。

  人生的起点就是分手。生命的止境,忽然长逝,碧霄无痕。他担心的走了,没有留下遗憾。这也是独一让我聊以慰藉的中央。假如说真有生命的循环,那么,他还是我的父亲。

  作者|枫林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