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歌:雪歌女装属于什么档次

发布时间:2019-07-27 10:26:55   来源:经济学其它    点击:   
字号:

  拂晓街道好静谧/听到了雪花飘落声/这一刻/好想指挥雪花奏乐/这一刻/好想让时空停滞/这一刻/好想让格林兄弟带七个君子呈现/这一刻/白雪公主来舞蹈了/

  14日,拂晓时分,我站在家里四楼的阳台上,看着窗外雪花洋溢静谧得好像白雪公主童话里城市,书写抒怀散文的激动莫名如怀春男子的情愫袅娜袭心而来。

  觉得往年的雪来得晚了点。

  昨天,孩子来电话说,乌鲁木齐雪下的很大,积雪都与一楼的窗子平行了。

  “这里也下点雪,多好啊!”放下电话,我心里这样默默祷告。

  清晨7点,下楼走出单元门,惊啦!下雪了。

  下雪天竟然还不是很冷。雪花纷繁扬扬,漫天飞舞,似乎穿越时空离开了格林兄弟笔下白雪公主的童话世界。

  连日以来,霾心烦闷的心境须臾间失掉了宣泄,释压。

  楼下小区的树木、石桌、长凳、树枝桠和小车顶上都掩盖上了一层毛绒绒的白色薄棉被。绿化带里那几棵小叶白腊树上更是挤满了雪绒花,不再像是深春季节里光秃秃样子容貌,乍一看,树木也多了些许淑女风姿绰约的清靓和婀娜多姿。

  雪美,景美,人已醉。

  记得小时分雪下的都是特别大的。

  冬日清晨小家大户早早起床,院里院外扫雪打冰是必修课,天天早晨睡觉前都会默默祷告今天千万别下雪了。时过境迁,如今年龄大了,反而喜欢下雪的天了,每个冬日的拂晓时分都要往阳台上看看静谧的窗外有没有下雪。

  我爱雪天。每次下雪都觉得这雪似乎是为我下的,穿上羽绒服雪地散步悠然自得,好像书写一篇抒怀散文,前叙、展垫,末了才肯委婉进题。

  我喜欢抒怀,喜欢纵歌,喜欢文字,于是乎便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泼墨落笔的时机,家里养很多盆的花花草草都能让我怦然心动出诗情画意的文字。当然啦!雪中即景,又如何孤负得了啊!内地人风霜雨雪习气了,不比江南水乡佳人吴侬软语的细腻和楼阁亭台间的小桥流水,所以余以为等一场纷繁扬扬的雪花就好像与心仪美女相约,浪漫至极,虽无辗转反侧,但却有细品慢赏之舒服。

  雪花仍然在飘落。

  清晨的雪童话般的世界,任我单独渐渐品鉴。看树木枝桠的梨花朵朵,路边绿化带的卧雪,柔柔的,像刚施了妆的新婚娇娘,粉扑扑,娇滴滴的,虽是冬日,觉得没有酷寒,只要童话的浪漫。

  一团体走在下班途中空阔的马路两头,觉得世界从未有过如此安静。格林兄弟和白雪公主送来的这脱尘离世的雪花在睫毛前一片、一片地飘过,似乎是在春天的农家梨树下,一阵和风吹来。头顶上的梨花轻巧地满天飞舞,似是要邂逅一段花儿缘。

  雪踩在脚下咯吱咯吱地在响,于是乎,我必需小心翼翼,生怕脚踩疼了它。此时,马路下行人仍稀少。滴!滴!只要出租车偶而呈现在路的止境招徕生意。

  我在想,如若有水墨画巨匠在次,一定也不会漏过这可遇而不可求,千载难逢的摹仿大写意。只用墨色渲染,不必线条勾画,大狼毫数笔泼墨上去,一幅冬日雪景图便呼之欲出。实在,巧夺天工的自然就是最美的大画师,它的精雕细琢出尘的自身就是一幅幅倾国倾城的水墨图画。雪地上,我也怯场,我怕那雪白如玉的白雪会看穿了兽性的无私、利益、虚假、世俗与狭窄。正因如此,所以在白玉的世界里万不敢玷污,惧怕兽性真实一面会原形毕露。

  一场初雪,沉淀了我各样的思绪。

  喜欢雪天,人人间万物皆银装素裹。

  一只小猫从雪地里走过。小猫留下的一串串足迹,像极了一朵朵三月的榆叶梅花儿,虽不芳香,却也俏得惹眼。

  雪过天晴,看,树木枝桠上梨花朵朵,似春花烂漫。一阵和风吹来,雪花瑟瑟而落,逆光看往阳光里有数晶莹剔透,亮晶晶的萤光漫天飞舞……

  冬天来了,春天的脚步也渐渐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