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离相交【论足球与宗教的关系——相交、相离、相切】

发布时间:2019-11-24 07:58:07   来源:物理教案    点击:   
字号:

  论文关键词:足球 宗教 相交 相离 相切

  论文摘要:足球被称为世界第一运动,有着极其丰富的内涵。同时,宗教则被称为最为复杂的精神实体,有着极其复杂的底蕴。它们二者之间的错综复杂关系正好与几何上用来描述两个物体之间“相交、相离、相切”的关系极为相似。正式由于这三者的贴切描述,更进一步展示了足球与宗教的社会功能,推动足球与宗教更为积极地发挥它们对社会的能动作用,为世人所认可。

  [key words] football; religion; intersection; comparing away;cut

  [abstract] football is known as the first game,it contains too much rich contents.meanwhile,the religion is known as the most complex spirit entities,it has extremely complex details.there are complex relations between football and religion, which this relationship is just the same as the “ intersection、comparing away、cut”in the geometry.because of these the three despicted, it further displays football and religions’social functions,and it promotes the football and religion to play a positive part in society,then it is accepted by people.

  从外表上来看,足球与宗教似乎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WWw.11665.COM足球是一种表面被一层皮质覆盖着的球形物体。而宗教则是一种复杂的,带有神圣性的精神实体。但是从内部来看,二者似乎存在相似的一面。因此,足球和宗教的关系是错综复杂,很难分清楚的。一旦我们能清楚地了解足球与宗教的关系,我们就能够理解人类的追求和信仰。

  一 足球与宗教存在着所谓的“相交”关系。

  所谓“相交”,就是两个物体之间存在着公共部分,除了公共部分之外还有不相同的其他部分。这里的公共部分就是足球和宗教的相似的部分。从下面的图中就可以看出足球和宗教的“相交”关系。

  shape \* mergeformat

  美国的宗教学教授查尔斯·普来比斯先生就认为现代足球和宗教之间就没有区别,具有一种共同的结构。在他列举出所有足球和宗教的共同点后,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足球能给它的拥护者们带来一种至高无上的体验,如果这种体验是通过一系列公开的和私下的仪式所表现,而这些仪式需要有一种象征性的语言和崇拜者们认为神圣的空间,那么把体育本身成为宗教既合适有必要,同时也有理由认为足球是最新的、发展最快的宗教,远远甩开了在它身后的任何东西。[1]

  我们在比较足球和宗教的同时,我们也听见了许多异样的声音。有许多人认为足球即是宗教,可以在它们二者之间划上等号。可见得出这样的结论似乎有点武断。不少学者也提出:足球仅仅是类似与宗教的东西,是一种“民间”的宗教或是“自然”的宗教。总之,足球与宗教之间存在着一定的“相交”关系。

  第一,二者都具有比较完善的内部组织结构。宗教的组织结构形式非常完备。比如梵蒂冈的天主教的构成就比较复杂和完善,罗马教廷则是全世界天主教的中心,世界各地的教会都要听从于罗马教会。从上自下分别有罗马教会,各个国家的主教会,还要分管各个地区的教会,乃至各个小教堂,都有从上到下的隶属关系。在罗马教廷则有更为严格的组织结构,在《圣经》中规定了教皇每天的起居生活以及做每件事情顺序等等。这些都能够充分说明宗教的组织等级森严。而足球也有与之相关的组织结构。国际足联(fifa)则是足球运动的最高管理机构,具有和罗马教廷相似的地位。往下就是各个大洲的足联,它具有管理各个大洲的足球运动,相当于各个地区的主教会,再往下就是各个国家的足联,它具有管理本国的足球事务,相当于各个国家的宗教协会。最后还有很多的管理机构:各个省的足球协会,足球俱乐部等等。总之,足球和宗教都具有相类似的组织结构。

  第二,足球与宗教都具有许多的管理人员。管理足球的人员可谓是五花八门,首先是从国际足联主席开始往下分别有,各大洲的足协主席,秘书长,各国家的足协主席等等,除此之外还有副主席、执委。在各个俱乐部还有主席、总经理、主教练、队医等。而在宗教社会中则有教皇,方丈,红衣主教,和尚、尼姑、神父、修女和传教士等,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任务和管理权限。足球和宗教的管理人员在二者的发展过程中都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第三,足球和宗教都有很多的规定和约束力。现代足球自从1863年“英国足球协会”的诞生起[2],就产生了许多的足球规定,这些规定用来约束足球场上的犯规和保护球员,避免他们受伤。这些规定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它的作用和目标始终没有变。在足球场上这些规定频繁地使用,都是为了维持足球运动的公平,给人以赏心悦目的感觉。这些规定对于足球运动员来说既是一种禁令,又是一种约束力。在比赛时球员一旦听见裁判的哨声响起,他们的第一反映就是:马上停止,听从裁判的判罚,不能有任何异议。这就是足球场上的约束力。而在宗教系统中因为不同宗教的信仰不同,由此也产生了不同的规定。但是这些规定的作用大体是相同的,都是约束自己的信徒始终保持坚定的信仰。不同的宗教利用不同的规定来约束自己的信徒,使他们具有更强的凝聚力。在基督宗教产生之初就有“摩西十戒”用来约束自己的信徒,后来逐渐演变成:要求信徒始终要坚信“上帝”这个万能的主,以及要求他们“爱人如己”,这样他们死后就能升入“天堂”做上帝的使者。同样,在伊斯兰教中,《古兰经》和《圣记》规定信徒们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能做。比如:在公共场所妇女不能穿戴暴露,这样会亵渎神灵等。在佛教中也有许多的规定:在寺庙中的和尚或是尼姑,都要遵守“五戒十善”,用这些规定来约束信徒的行为和言行。足球和宗教近乎相同作用的规定,使它们二者看上去更像一对孪生兄弟。

  第四,足球与宗教都有许多重要的仪式。在足球运动中从开场到结束都有许多的仪式要举行,每当足球比赛要开始时首先是每个队的进场仪式,然后每个队的11名球员分别站在两边,裁判站在中间。接下来就是奏国歌升国旗的仪式,偶尔还有重要人物的演讲。然后每个队的队长就到裁判那里去猜硬币决定哪方先开球,在遇到有重大事件的时候,双方球员还要默哀几分钟。在2006年的德国世界杯上主办方就提出了一个口号“a time to make friends”,中文意思就是“交朋友的时机到了”。在每次比赛开始时,双方球员都要在这样的标语前照相,显示足球的博大胸怀,因此这样的仪式过程是必须的。同样,在宗教活动中也有许多重要的仪式。每当有新信徒入会时都要举行隆重的受洗仪式,以表达对上帝的敬仰之情。在一些重要的节日里都有唱圣歌和赞美诗的习惯,以及聆听上帝美妙的福音。信徒每当遇到迷惑不解的难题时都要去做祷告问候牧师等。它们二者的许多仪式都有异曲同工之妙。

  第五,足球和宗教都有自己重要的节日。足球最重要的节日莫过于世界杯,四年一届的世界杯让全世界的球迷如痴如醉,激情的一个月让人不由得忘记自己。球员在球场上飞奔,球迷在场下尽情地享受世界杯带来的乐趣。世界杯的魅力一点也不亚于宗教的节日。世界杯能够凝聚全世界球迷的心,这样的凝聚力实在让人可怕,或许会超过宗教带来的感召力。同时,宗教的节日也可以说是隆重盛况。谈到圣诞节的氛围可以说是空前绝后,不管是否信仰上帝,圣诞节似乎已经成了全世界的节日了,12月25日全世界的人们都在庆祝这个节日,信徒们都到教堂里去聆听上帝的福音,这天便成了洗涤心灵的神圣时光。这些的重要的节日不管是球迷还是信徒都会因此而疯狂。

  第六,足球和宗教中都有许多的英雄人物。在足球的中的英雄任务不外乎就是在重大比赛的关键时刻那些能够“一锤定因”的人物,比如在86年世界杯上连过英格兰七人的马拉多拉,他最终带领阿根廷队夺得了那届世界杯的冠军。还有就是“球王”贝利,他参加了四届世界杯夺得了三次冠军,他华丽的球技征服了全世界的球迷,因此被成为“球王”。这样的例子在宗教中频繁出现,耶酥的十三个门徒,把基督教的教义、教理传到了世界各地,成为基督教的圣人,因此他们被作为《使特行记》写进了《圣经》,[3]被后世反复传诵,成为众人皆知的英雄。

  从上述六点可以看出:足球与宗教有惊人的相似,但是相似始终是相似,绝对不能划上等号,最多只能说成是“相交”。

  二 足球与宗教的“相离”

  说到“相离”大多数人都能够清楚明白它的含义。所谓“相离”,就是两个物体之间没有任何的公共部分,也就是说两个物体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这两个物体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体。从下面的图就可以清晰的看出二者的关系。

  shape \* mergeformat

  在人们在常识中,足球和宗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事物。足球属于体育运动,而体育运动则被认为是一种有组织,有纪律,有竞争性的体力运动,这种体力运动就要求人们要有良好的体能作为基础。足球是一种看得到,摸得着的事物,我们可以凭借我们的肉眼和感觉器官去观察和感知。然而宗教则被认为是一种无形的事物,不需要良好的体能,也不需要做过多的活动,它只是一种精神活动。它只要求人们做一些精神活动去感知上帝、主、神的存在。宗教就是把这些精神活动和信仰相联系在一起构成的完整体系。在这种体系中,重点强调精神活动,而体力活动并没有过多地牵涉进去,从这点上就可以看出足球和宗教有着本质的差别,这样一来,我们更有披沙拣金的必要。

第一,足球是一项富有竞争力的运动,它所提倡的是主动地进攻,讲究集体配合和个人“灵光一现”的结合,比赛的目的是不言而喻的——分出比赛的胜负,这才是足球最富观赏性的地方。而宗教是一种非竞争性的,被动的活动。信徒之间没有争强好胜之心,他们共同的信念就是祈求“主”的保佑,以达到心灵的慰籍。信徒在没有信教之前一般都是传教士反复劝导才皈依教门,很少有主动去信教的,这就充分说明了宗教的被动性。然而在足球场上的足球运动员奔驰在绿荫场上,心中萌发出求胜的欲望,也就是这种欲望的驱动,驱使球员在场上奋力拼搏,主动去进球得分。在场边的球迷也是由于这种力量的驱使,他们自发地去球场看球。球员踢球的方式和进球的动作并不是一尘不变的,球员进球后有无数种庆祝动作,这就说明足球是多变的。但是宗教往往就显得比较呆板,一千多年前的经典到了现在还是基本没有改变,人们还是按照那样的规定去生活,教义、教理一般都是不容改变的,这就显示出宗教的保守,足球的开放。

  第二,足球是世俗的,经验的物质性活动,而宗教则是神圣的,超经验的精神活动。人们在谈到“世俗”,“神圣”时,都会异口同声地说“no”。所谓“世俗”,就是指我们日常的、普通的生活以及与其相关的事物。足球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世俗”的,普通老百姓去球场看球原本就是一种“世俗”的行为,在人们的心目中足球仅仅是一种娱乐的消遣活动。虽说在足球运动也要靠一些运气、机会和偶然性。这三样看来似乎有点“悬乎”的味道,但是足球运动的基础就是实力和体力的结合。不管某个球队的运气再好,但实力不强,也只能算是一时的风光。毕竟足球是“世俗”的运动,这就可以看出足球与“神圣”没有必然的联系。然而所谓的“神圣”,就是超自然的,神秘的力量。这是让人难以理解的地方。宗教从里到外都裹着神秘的外衣,让普通大众难以理解它的“神秘”,宗教也是唯心的,这里的“唯心”,也就是我们通常意义上所说的“神圣”。信徒对于神灵的崇拜就是由于那些神灵所焕发出的神秘与神圣,让信徒们能够依靠它,祈求它。在信徒做礼拜时,他们总是先要做一个“十”字的动作,最后双手合拢,这就是宗教神圣的地方,足球在这方面是难以比拟的。

  第三,人们对于足球和宗教的信念往往是不同的。球迷一般会喜欢一支或者几支球队,他们对于每支球队的感情也不尽相同。我的一个朋友,在看2006年的世界杯时,他原本支持的是阿根廷队,但是到了16强淘汰赛时,阿根廷被东道主德国队淘汰了,那时他就非常难过,一气之下他就不看世界杯了,也发誓不再支持阿根廷队了,这在我们看来他就是所谓的“假球迷”。他们对于足球的信念是变化不居的。然而真正的信徒只会信仰一种宗教,对于宗教的信仰是终生不渝的,愈受挫折,愈坚信宗教会拯救他们。要让一个虔诚的宗教徒改变他的信仰可能比登天还难,但要让一个球迷改变他支持的球队那可就容易得多了。

  除此之外,足球和宗教还有本质的区别:宗教往往是神圣的,它能够解决人类的一切难题;足球只是解决个人的、集体的问题,不能解决全体的难题。在这点上就可以看出足球与宗教的本质区别。因此,足球和宗教是“相离”的。

  三 足球与宗教存在着“微妙”的“相切”关系。

  大多数人可能对于“相交”和“相离”都比较熟悉,但是一提到“相切”就比较陌生了,在数学上主要用于描述圆与圆之间或者是圆与直线之间的关系。一般来说,所谓“相切”,就是一个物体与另外一个物体之间仅仅只有一个交点,并且这个交点是唯一的。从某个角度来讲,足球和宗教恰恰就存在着这种“微妙”的“相切”关系。如下图所示:

  

  在高度商业化的现代,足球与宗教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足球可以带一点宗教的色彩,宗教也可以带有一些足球的色彩,这个色彩就成为足球与宗教的“切点”(两个物体相切的唯一交点)。现在逐渐呈现出一个趋势:球迷教徒化,教士球迷化。宗教信仰的痴迷与热爱足球的狂热也是极其相似的。现在的许多人既是教徒又是球迷,他们带有足球和宗教的双重色彩。反之,许多宗教信徒也热爱足球,他们不仅信仰上帝,主,佛陀等,而且他们还是地道的铁竿球迷。同时,许多足球运动员也是宗教信徒,这在很多地方都能够清楚地看到,在足球场上每当球员登场时许多球员都要做一些宗教仪式,例如佛教徒就要双手合十,基督徒就要在头部做“十”字动作等,这样做是为了能够给他们带来好运气,愿上帝、佛陀保佑他们能有好的表现。比如:著名的巴西球星罗纳尔多最崇拜的人就是罗马教皇保罗二世,他本人就是地道的天主教徒。在前一段时间,我国重庆出现了一件怪事:重庆佛学院的一些和尚自发地组成了一支足球队,还和其他的足球队打友谊比赛,这就是很典型的足球和宗教的“相切”现象。这种“相切”是一种暂时的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会发生微妙的变化:“相切”→“相交”。这种微妙的变化使他们二者更加紧密地融合在一起,但是彼此还是保持着自己独特的个性。在2006年世界杯德国对波兰的比赛中就产生了很多的波澜,比如前任教皇保罗二世是波兰人,现任教皇是德国人,在加纳的比赛前,加纳的许多巫师就给加纳队做巫术,大概意思就是要把对手打败,好让对手在场上无还手之力。这些都给足球比赛增加了许多宗教的色彩,成为一道独特亮丽的风景线。足球与宗教微妙的“相切”关系让足球与宗教有机地统一在一起。

  结语:

  足球与宗教形成了“相交”,“相离”和“相切”的三种关系,但是这三种关系并不是固定不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三者之间会发生微妙的变化,也就是相互的融合。足球和宗教的关系有着像藕一样的特性——藕断丝连。说不清,话不明,值得人们深思。我们对于宗教既有认识上的阐述,又有策略方面的论述。我们应正视宗教的存在,利用其合理部分,但要坚持积极改造、决不合流的方针。对有些国家和地区利用宗教压制足球运动的,有些民族的宗教活动损害人们的身心健康的,必须加以科学的引导和改造。对披着宗教外衣,利用人们增进健康、防病祛病的愿望,从事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的邪教活动必须坚决斗争。这是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价值观、认识论、方法论的本质区别之所在。[4]世界经济全球化,各种哲学思想、价值观念、传统文化面临着各自的选择。因此,我们应该认清足球和宗教的关系,足球和宗教毕竟是两种不同的东西,如果足球真的成了宗教,那么它一定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信仰人数最多的宗教。[5]但毕竟足球不是宗教,足球即是足球,宗教亦是宗教。

  参考文献:

  [1]张德胜,王玉珍.足球与宗教的审美思辩[j].武汉体育学院学报,1997,1:12-15

  [2]梁诚.现代足球运动起源刍议[j].journal of physical education issue(体育学刊)[j],1997,4:53

  [3]张德胜.足球同宗教的联系与区别浅论[j].咸宁师专学报,1996,16(4),48-49

  [4]赵克.现代体育思想:体育与宗教的哲学思辩[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02,17(3):43-46

  [5]足球与宗教.世界宗教文化[j],20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