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在水在人常在 [那山·那水·那人]

发布时间:2019-07-27 10:27:28   来源:备课教案    点击:   
字号:

  一片竹林,可以点缀一旷山野;

  一群人,则完全可以培养一个本来不曾存在的惊世之作。

  清晨,灰白色的雾气迷迷蒙蒙;空气里夹杂着竹架上丝瓜花淡淡的香气与青草的清爽;村外,溪水传来淙淙的响声;小院后面的菜地里,长满了红的似火绿的似墨的辣椒,还有长长的鲜嫩的豆角和紫色干巴巴的茄子;远处电线上,几个小斑点,走进了才发现是竟是几只黄灰颜色相间的小鸟,在那儿你一言我一语的磋商着什么;后面的水塘里还不时的有跃然出水的鱼儿,一个翻身,只是片刻,仅留下涟漪还在它们交错在一同,像是一首轻音乐,幽雅的缕缕拂过耳际,让人脱离尘嚣,寻的一份安闲。

  稻田里,早就有晨起的老乡劳作在田间,繁忙的身影忽隐忽现。他们或许曾经在这里繁衍生息了好几辈人,子子孙孙在家乡肥美的土地上辛勤着耕耘,洒下等待的种子,播种着幸福。此时绿油油的稻叶上还带着露珠,羞怯的低着头,宛如少女般的得空,又似乎是自平地飞瀑溅出的水花一样的晶莹。走过,听凭露水打湿了裤管。远处绵延的群山,在青山绿水细心的打扮下,越发显得挺拔、高耸。本来就隐隐的轮廓,衬着薄薄上腾的水气,竟有了诗意的朦胧,人景同画,似仙境普通令人憧憬,不由莞尔。近处,几排整洁粗大的钢筋混凝土桥墩,像是正在值班的哨兵,傲然耸立在那里,装点着本来孤独的青草地。巨人般屹立的它们,虽打破了原先这里世外桃源的静谧与安适,带来了这里本来不曾有过的喧哗与沸腾,却也使得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在当前的日子里受害很多。

  工地上,片片浓抹的绿装点于砾石、黄土之间,在这本来缺乏生气的气氛里多了几份盼望的活力。就像夜晚在风大浪高的茫茫大海上久泊了的船儿,看到了远处的灯塔,那是生命的欣喜,对人生的盼望,是一种心灵的寄予!回首,那些正在施工的工人徒弟们应该也有本人的寄予吧!是怎样的寄予呢?于石?于土?于水?于树?于风?于我不得而知了。应该是最朴实也是最真诚的吧我在心里想。

  山坡上几棵大树,虽并不伟岸却也称得上姿势亭亭,枝繁叶茂,绿荫如盖。生于斯,善于斯,失掉过雨水的滋养,领受过阳光的关心,坐在树下欣赏着斑驳的树影,似疏梅筛月影般柔和此时竟也不怕这沸腾喧闹的工地所带来的喧哗,仍然胜似闲庭的在那袅袅多姿伸展着虬劲的枝条,嫩绿的叶子倘任其滋长定可为栋梁。几只淘气的知了还在树梢不知倦怠的用嘶哑的喉咙唱着歌,能够它也是被这浓浓的气氛所感染,在为繁忙的工人徒弟们加油鼓劲呢吧!

  哗啦拉哗啦拉几股明澈的溪水,淙淙自山涧逆流而下,依着山势,弯弯折折流进四周的稻田。一路上溅起的水花,滋养了两旁的稻田与花花草草。一时,童心大起,起身迎了过来,任流水打湿了脚面,凉丝丝的。在炎炎的日子里多了份等待的凉快,多了份久违的舒服,捧一口喝下往,竟比甘泉!天高云淡处,坐落于山间的几座红白相间的小楼,掩映于绿树丛荫之间。这儿一座,那儿一座,就像孩提时和小同伴们在沙滩上堆的积木小沙盘,此时见到了这样一处景致,竟难免有了年少的回想。

  侧身看往,这里还有不着名的花儿、草儿,沐浴着清风。有单瓣的有多瓣的,花型各异,层层叠叠,疏密有秩地挤的满满当当,鼻子凑上往,花香伴着清爽的空气一阵阵沁人心脾。忽见一花,紫色白色相间,花朵八个,怪异之处她竟有着银耳状收起的潺潺的花瓣,由八根柔弱的枝颈支托,让人怜爱。似霓裳羽衣般轻巧、华美。大有梁先生于《少年中国说》中所言奇花出胎,矞矞皇皇之气候。紫的高贵,白的浓艳,如植于居室,却未必有这般的美观。还有怪石林立,峻峭弯曲的山径把施工现场四周打扮的万紫千红,俨然是一个自然植物园。即便你闭上眼睛,也能感遭到那美的觉得。若你离开这里,定会难以顺从这在喧哗的都市中所难以见到的最真最自然的美景!要说哪里有自然,哪里有最美最亲切的景致,我会搜索枯肠的通知你----这里尽对称的上!虽不比(明)徐霞客《楚游日记》中所记载的衡阳八景般著名,却也胜似名胜。

  站在高高的山冈上仰望上去,这里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稻禾茁壮,丝毫没有木秀于林,风必吹之的害怕和拘束,层层的绿从脚下的土地延伸开来,不断延续到了天上人世,映成一方碧云天,芳草地。天高云欲醉,山青水生香。走在开阔的工地上,面对着群山,面对着一座座厚实、矮小的桥墩、湛蓝的天,冥想着鸟翼飞尽的意境,心里豁然多了份不曾有过的豪情,似比天高!

  沿坡而下,几只本来在草丛中寻食、嬉闹的飞雁怕是受了惊扰,一个个争相扑愣愣的飞出草丛,没一会儿就消逝在了视野里。看着它们远往的矫健身影,心里竟也有了往做鸟人的想法。仰视深邃的天空倘本人是只神鹰该多好!可以在自在广袤的天空振翅飞翔,乘风沐雨,携鹰隼试翼,风尘翕张之势往开辟本人的征程,揣着希看,怀着梦想。

  走过一处桥台,有意间听到一位徒弟的电话:快了,过年就回往了,在家好好的,别惹你妈生气,回往爸反省你的作业。前面的话我不得而知了,这是多么伟大朴素的话语,是一个父亲对子女、对妻子、对家深深的关爱,还有那份无法补偿的歉疚。无论我们走到哪里,家总是我们永远的挂念与寄予。在家或许早已习气了父母耳边的唠叨,但是在这里,我们却格外的珍惜那些反复了千百遍的话语。俗语有云家书抵万金,而今又何尝不是呢!这外面包括着亲人的嘱托、关怀、挂念是那份光阴与间隔所无法泯灭和切断的亲情。在一线的工人们,把本人的青春贡献给了这里,把情系在了这里,把汗水洒在了这里,把对亲人的歉疚与遗憾也留在了这里,留给了这已经为之斗争的雁城大地。

  伟大的他们,成功与幸福是挂在嘴角的浅浅的笑,是眼睛里几尽溢出的泪,是面颊那总也擦不完的汗水,是眼前一座座挺拔而起雄美壮观的大桥,是地平线上咆哮而过的高速列车面对成功不需求华美的辞藻往修饰,更不需求张扬没有鲜花,没有锦旗,可心里那份骄傲、那份欣喜、那份慰籍却是别人所无法替换的。他们是那样的宁静,宁静的像是一潭湖水,没有涟漪,有的恐怕也只是偶然在湖面上飞过的鸟儿显现的倒影,那么真实,那么亲切,这算是对他们最真的诠释吧!

  山坡上,那面白色的旗子在落日余辉的照射下,越发红了很多。伴着如血的旭日我们踏上回程,我置信,今天这里的景色照旧,我们一线的任务者们照旧,我心照旧!

  又是一轮红日在西头

  红彤彤

  照的人心里

  热洋洋的

  落日的余辉透过

  树影斑驳

  整理现视觉迷离

  模糊中

  白衣飘过

  似伊人

  流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