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情_凤凰山下一世情

发布时间:2019-07-27 10:27:20   来源:行政管理    点击:   
字号:

  十三岁那年,我要读初中了,由于家中发作了严重的变故,我随爸爸到秦岭脚下的一个小镇上学。初到小镇,觉得本人成了一只蚂蚁,甚至比蚂蚁还要微小。一个个巨人肩并肩地伫立在我的眼前,向我展现着什么叫高耸宏伟。时值玄月,生气勃勃的绿,让群山活力盎然,甚是壮观。

  新的环境,生疏的面孔,许很多多的新颖与猎奇,冲淡了我分开家分开妈妈的忧伤。究竟,天真烂漫还没有完全褪尽,我对眼前这座大山有着太多的梦想。比方,山的那边是什么样的?早晨会不会听到狼的啼声?山的深处有没有蜘蛛精之类的妖怪?

  半个月后,我有了四个新的好冤家。开朗活波的小霞;忸怩爱笑的香儿;能说会道的婷婷;还有一个稳严重方的晓慧。她们都很质朴,热情。她们通知我,她们没有听到过狼的啼声,也没有碰到过蜘蛛精,她们看见过山那边过去的人,和我们是相反的样子容貌。我给她们描画了县城里的繁华现象,火车有多长有多快,汽笛声有多嘹亮。她们总是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讲,反复地问了一遍又一遍。在彼此的猎奇心里,我们越来越亲近了。

  那是一个阴沉的日子,我们约好了往爬山。她们带我往爬看起来最高的那座山头,说那座山叫凤凰山。我听着名字难听,就问她们是不是凤凰山有美丽的故事。她们却通知我没有故事,只是听老人们说这座山从远处看像凤凰,所以就叫做凤凰山。我有点小小的丢失感:这么美丽的名字,怎样可以没有动人的故事呢?

  穿过一个小山村,我们离开了山坡下。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映进我的眼前,各种各样的花儿融在绿色里,美丽极了。好多花儿我见都没有见过,我兴奋地又是摘又是闻,就像是一只刚从冬天飞出来的蜜蜂,忙得不亦乐乎。她们又劝又推地容许我,回家时帮我采一大抱最美观的花,可我还是忍不住的摸那些花儿。

  半山坡上,有几棵树,绿色的圆圆的果子长满了刺儿,像是刺猬躲在树叶里。她们通知我那是栗子树,我很惊奇,毛栗子原来是这个样子。树干有点高,不好爬,我们就折了一根树枝打落了好些栗子。小心费力地剥开刺壳,外面是我见过的毛栗子的样子容貌。一个刺壳外面有两个果实,剥往外皮,吃了脆脆得有点甜。她们说等栗子熟了,大人们采摘到家,煮熟了多给我送点。

  边爬边玩,不知不觉中我们就到了凤凰山顶。我原以为到了最高的山头处,就可以看到大山的那一边。可我眼前仍然是山头,我忽然醒悟,这就是山外有山。在山下在远处我只看到了秦岭无边无边的长,它的纵深只要爬上某个山顶才干看到。“会当凌尽顶,一览众山小”,这样的境界只要更上高处,才干身临其境。下山时,我们头戴美丽的花环,怀抱大簇的野花,似乎是从大山深处跑出来的春姑娘。

  天天,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山,我渐渐习气了它的宏大,那种压力感渐渐的削弱了。逐日目击着大山被第一缕阳光叫醒,在最初一抹旭日下睡往,我懂得了它的深沉,它的广博。当冬天的第一场雪,掩盖了还未褪尽绿色的山脉,银装素裹的大山显示了它的妖娆之美。我用文字仔细地涂画了我心中的大山,语文教师给了我最好的评语,并且当做范文朗诵给我的同窗们。

  从此,我爱上了文字。

  三十多年过来了,每当远远地看着那些崎岖的山峦,我的心里总是热热的。记忆中那些小路,那些花儿,我的好同伴们,让我时常想起,挂念于心。一段岁月一世情,总有些美妙铭记在心,让灵魂沐浴阳光,温馨而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