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世界游戏 [第二世界]

发布时间:2019-07-27 10:29:36   来源:市场营销    点击:   
字号:

  第二世界这就是我的梦。我是个多梦的人,简直每一天早晨都会做梦,而且每个早晨,都会有三五个梦,遗憾的是,和大局部人一样,99%的梦醒来后都不记得了。我的梦里,历来没有呈现过美女或许鬼怪,或许权利和愿望,梦见的情形,都是第一世界里不曾存在的生活,所以我把它们”定义为第二世界借用了一个被遗忘的热战时期的称谓。

  最近3个月我在枕头旁边预备了笔记本和笔,还有手电,和一个用来看工夫的摩托罗拉旧寻呼机,每次梦醒,就全力把这残存的1%的第二世界的痕迹记载上去,有的梦只记得一点点片断,有的梦却记住了每一个细节。不是为了劳驾哪位心思专家解释梦的成因,也不是为了剖析做梦人的特性,也不是为了猜测将来。如《盗梦空间》所说,人在梦中时,历来不会明白本人在做梦”,除非梦醒,否则那第二世界,就是真实的世界。

  梦境一:女王还是女巫

  我说过多少次了,你们不能用这样的火!不能用这样的水!不能用这样的铁!他等不了这么长的工夫了!!”这是一位身体矮小的40多岁的中年女性愤恨地说的话。她在说话的时分,脸下流露的悲伤和坚毅不拔的面收留,哪怕我回到第一世界后,依然牢记。她是谁?女王还是女巫?我不明白。但我明白,她是拥无力量的人。

  此时的我,曾经好像秋风中的一片枯叶,躺在一张冰冷的铁床上瑟瑟发抖,体温正在一点点地得到,似乎天明之前就会死往。这是一个中世纪时代的城堡深处,她集结了整个帝国最好的工匠,在拼命铸造一件物品。那物品,并不是一个很大的东西,但是必需很精巧,大家试了一次又一次,但总是无法铸造成功。由于不停地失败,曾经有工匠在担忧无法完成义务而惧怕,而哆嗦。她似乎要迸发出更大的脾气,但似乎她又抑制了本人,明白即便再施加压力,关于把事情办好也杯水车薪。于是,她安静上去,整个房间都很安静。工匠们于是宁静了一些,专心地铸造他们要制造的东西。她拿了一杯水给我,抚慰我:很快了。

  很快什么?很快天亮么?很快梦醒么?很快要回到第一世界么?我身体很虚弱,没有和她对话。我记得她的杯子是金属的,下面雕琢有复杂的花纹,那花纹的指向,是代表星球的信仰和种族的希冀。我不记得我能否喝了水。

  忽然,工匠们喝彩起来:成功了!”在阅历了三次失败之后,我苦等了一夜,最初在最初一刻,他们最初成功了。我看到工匠们把那物件举起来……太小了,我用力抬起头,也看不清那是什么。

  她也很兴奋,赶忙接过工匠们铸造的心血,拿到我床前给我看。我看见了,那是一把钥匙,一把小小的钥匙,大约只要一片薄荷叶那么小的钥匙,钥匙的齿孔并不复杂,只是一把很普通很普通的钥匙,下面还带着冷却的水的痕迹。

  钥匙最初做出来了,大家都松了一口吻。其别人赶忙留意翼翼地端来一个盘子,那个盘子中,放着一把小小的,非常陈腐锈迹斑斑的锁。显然,这钥匙,就是为了这把锁而铸造的。这只是一把孤单的锁,它并没有锁着某个匣子,或许某个笔记本,翻开它,也就是翻开锁而已,不意味着就翻开了某件东西的渠道。

  她满怀希冀地把钥匙递给我。我惊讶地接过那珍贵的钥匙,又看看她。一切人都在看着我。他们把我从床上扶起来,全场万籁俱寂,我明白他们等着我把锁翻开。我拿起锁,拔出钥匙,略一转动,悄悄的咔嚓”一声,锁翻开了。没有人喝彩,但他们的泪流了上去,个个脸上都带着冲动和幸福……

  梦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