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边【半边魅影】

发布时间:2019-07-27 10:29:39   来源:管理其它    点击:   
字号:

  要写这篇小文是缘于小安子近期在冤家圈发的一则静态,粗心是年老的祖母与世长辞,以此寄予哀思。文里简明地先容了祖母多舛的终身。对他来说,祖母不啻于亲娘,他和弟弟的少年光阴都是在祖母的隐蔽下渡过的。祖孙间的浓浓心意,可见一斑。单是这些文字,并未显见突兀的中央。但文字下方配的一张图片,看后难免悚然,只一刹间,便令我心绪悸动,不盲目地皱起眉额来。

  图片中,灰色的地板上,映着一抹冷硬的红;红红的绸布上,摊着一堆煞白的骨渣。无疑,对小安子来说,骨渣就是祖母身体的凝华,也是祖母留在世上独一的“部件”了。看罢,我不断揣摩小安子拍下图片并上传网络的初衷。如今网络上各样的“晒”,天天可谓纷至沓来。晒家资,晒才艺,晒情情爱爱。可晒祖母的骨灰,确实算是另类了,言重些,有些邪异。

  这样的景境,我是阅历过的。我亲眼看着阴先生翻开盛有母亲骨灰的纸箱,将骨块依照人的身体构造顺次放进棺柩。骨块很热,阴先生带着手套还不时甩手,整个进程怨声不时。他对这样的“小烧”五体投地,由于小烧需求一点点地摆,耗时耗力,有些烧不尽的脏器还留着,看起来难免膈应——虽然他曾摸过太多人的骨渣。燃烧时,选小烧自然也是对亡人尽孝的一种,价高不说,最少遗留的骸骨多一些。阴先生在棺柩边摆放母亲遗骨时,很多近房亲朋站在边上围观。看着阴先生抓着母亲的头骨,我就似乎看见母亲有血有肉的头颅正遭人玩弄,并被围观人的眸光刺穿。那一刻,我的内心是不快的,由于,母亲在我心中还是一个活生生的,血肉丰满,筋骨健强的生命体。我排挤这样冰冷的摆弄,更排挤众人灼灼的眼神。

  将亲人的骨灰公之于众,终究暗示着怎样的心思?抑或说,小安子的吊唁方式真是内心的自然指引吗?置信大少数人都会以为这有悖常情,而作为同窗,回忆历往后,我又觉得此事发作在小安子身上,也清楚符合熨帖。

  他人对小安子的印象我不得其详,在我这里,他一定是和“邪”“魅”勾连串和的。“小安子”自然是个诨名。只因他和慈禧身边早殁的宦官安德海名字中“安”字相反,抽象又干瘦,接近宦官的刻板样貌,这才得此诨名。后来,他人这样叫他时,他还伪装气恼,后来就是一副欣欣自得的贱相了,屡屡还捋着下巴的几根山羊胡,另一只手翘起兰花指,一脸严肃地配合。在校时,他喜欢古韵诗词,我喜欢古代小说,照理说,文学上的互通,还是很有叙头的,可每次我们在一块都不会聊文学,课间或操场一些人群聚集的中央,他经常悠悠地走到我身边,抚颊捋须,照例显出严肃的样子,动辄还浅蹙眉头,他人看后,一定以为我们在聊某些繁重的话题,现实上,此际他正在评说哪个女生的身体如何,容颜如何,说到兴处,口涎似是也要流出了。

  在他任班临时间,我们本有些正派的事要谈,可每次都是在这种不正派的气氛下完毕的。时期,他不是成心转到有关美女的话题中,就是忽然冒出几句古诗词,杂色之下流溢诡笑。几年中,我也渐渐顺应了他的这种“邪”,受其影响,本性中掺进了几分邪性。

  小安子也并非一概不分地显示邪性,少数人眼前,他会表现出仔细广大的一面。在我看来,他的才能是很强的,有些想法很先进,演讲也是作风共同,谐趣横生。多年后,他对细节的关注和记忆令我们喟然。参与他的婚礼后,越日的小聚上,他竟清楚地列出了在座的每位同窗在校生活细节,有确当事人已追想不起了。那时他已是公司高管,体态丰腴,显然褪往了宦官的一切样貌,言语间也显得更端正。又过了一些日子,他到我所在的城市公办,发了一则信息在我手机上: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卒读后,我随手置之,后来在他的提示下才晓得,这本是在校时,我们站在篮球场边,他曾向我念叨起的诗句。

  对理想的精心关注和面前一丝一点的邪心魅思,构成了小安子真实而矛盾的生命款式,他明白地晓得该融进多少理想,当存留多少叛变认识,这从他在校报上宣布的短文《手心向下》上便可一窥端倪。这篇布满寓言哲思的短文,让他早早树立了本人的人生追求——寻到姿势与气力的最完满结合点,不低乞,不媚俗,攥卷生力,纾握由心。

  显然,成为社会人后,小安子的邪性被有意匿闭了,不然,凭着当年的性格,怕是很难退职场一步登天,施令服众。而我的一个姨夫,却正好与之相反,他任由身上的邪魅生长,简直到了魔怔的境地。姨夫自恃知晓古今,精于算命卜卦,言谈上看,似乎对《易经》《品德经》也有研讨,众人眼前经常摆出凝收留皱思的样子,有人向他讨教,他微哂,神色中拉出高人与俗众的界痕,再有人直接恳请他给本人卜一卦时,他变得更深沉了,那人再纠缠,他索性一恼,恨恨地怨那人没有诚意,不再理睬。总之,他随便不会在熟人眼前显露身手的。

  也有例外的时分。关于至亲的殷请,姨夫还是给些面子的。一位考上大学的堂姨家的儿子,念了一年多,人忽然疯了。听说是在学校看上了一个女同窗,如痴如醉,但这个女孩儿已有了心仪的回属,堂姨家的儿子因爱走进极端,猥亵了女孩,后遭女孩男友要挟狠打,渐渐就疯癫了,从而中途入学,前往家中。堂姨找来很多“叫婆”“老巫”,喊魂的喊魂,施术的施术,都不见好。一次,姨夫来姥爷家,被堂姨请了往。那天,姨夫在堂姨家的儿子眼前终究做了什么,现已无法核定了,单是传播的版本就有几个。作为陪同的小舅舅曾亲口跟我说过,姨夫当天简直什么都没做,只是和堂姨的儿子聊了一会,东看 看 ,西看看,很快,堂姨的儿子就起了变化,眼神开端打转,四处寻觅起来,像是要找什么宝贝似的。果真,几天后,堂姨的儿子就恢复正常了,到如今也未复发。慵懒的小舅舅说这话时,面上溢着敬慕,也因而拜我姨夫为师,如今成了村里的“小半仙”。

  经此一事,姨夫名看骤增,观瞧风水,摆灶掇屋,相面占卜,样样都有人请。几个亲戚家的屋子简直都被他调整过。姨夫以此为荣,在人眼前一本正经,总是摆出一副沉思苦忖的样子。看人住宅,他会说哪个方位不好,格式不正之类;谁家要是祸运不时,他又会从各个方面指指点点。由于这个嗜好,我还曾对他冷语呵斥过,并与小舅舅闹得不快。那是母亲往世前的光景,姨夫在小舅舅的陪同下探望母亲。一进院子,他就抬手左右扇打,吃饭的时分也是冷冷的,似有怪我款待不周之意。饭后,闲谈时,姨夫才揭晓来由。原来,一进家门,姨夫就看到了很多“脏东西”,这些脏东西简直与他迎面相撞,吃饭时还在桌边旋绕。小舅舅鼓动我央求一下姨夫,让他好给重病的母亲化解命途。或许正是这个“求”字,令我的胸腔一下窜出了火。我想,母亲正到了待死的节点,你们作为至亲,理应全心抚慰,怎会还这样高高在上,说出这般毫无心意的话!“你们可真是狠毒!”我晓得这句话一出口,一定会被视作目无尊长的证实,可我还是明厉地说出了。结果可想而知,小舅舅当场对我一阵詈骂,姨夫也是闷着头,旁边的姨忙解释,让我央求不过是想见到我的诚心,心诚方灵。因我回绝恳求,我在他们那里成了不顾母亲死活的违逆的人。

  父亲不愿我和亲娘舅结下梁子,怕影响日后走动,非要我登门赔礼。我硬着头皮走进小舅舅的家门。此时的小舅舅倒也通情,态度温软了很多,只一味夸大我的母亲是他亲姐,触此情形,于我于他都是刀劙肉般的痛,毫无区别。这些天,家人心境都不好,我更迷惘悲戚,于是,在小舅舅掏心窝子的话语中,我竟流出了泪,泉涌普通。

  姨夫的心绪也因而受了影响,决议为我母亲无条件占卜。可末尾就出了变数——不断随身携带的三枚古钱币竟丢了一个——这是从未有过的事,当然预示着厄兆。姨夫让我做好意理预备后,又讯问了母亲生辰八字,掐着指节,念叨着阴爻阳爻,天干地支之类难懂的话,最初得出的结论是,母亲只要三个月的余寿了,且无解数。

  我没算过母亲往世的日子是不是真的在三个月后,但是无须置疑,这次的占卜又成了姨夫对外宣讲的资本,就像上次治好了堂姨儿子的疯病一样。至于他人信与不信,我无意探求。不过,从亲戚间的传讲中不丢脸出,大家少数对此都不太服气的,缘由是母亲的离世已是大势所趋,实无占卜的必要了。

  正所谓自矜而生骄。渐渐地,姨夫开端口无遮拦了。起先是抢白同行。要晓得,我的干二姨可是三园五里有名的“老巫”,专门为人下神招魂;小姨夫更是个自恃深邃的风水相师,他的客户不是位高权重,就是商贾富户,背后里对他早生不屑了。这样一来,这位姨夫一下成了众矢之的,面前讥诮一片。后来,亲戚间又总流出来自姨夫的虚妄预言,譬如在他打工的中央,他中断定一处岛屿肯定在百年后漂浮;又诸如预言哪个国度在某一年必定兴起,言辞凿凿。私下间,他开端衷溺捣鼓小花招。我曾亲见他在几个亲戚打麻将的间隙摸走了骰子,下一局众人发现骰子不见后,他就正派八百地掐算骰子的所置之处,众人无意理睬。

  往后的日子,姨夫彻底沦为笑柄。我的小姨弟,他的独子,成了毁其名看的重要推手。小姨弟在外伙同别人弄出了命案,被列为从犯发起公诉。姨夫找人托关系,花了很多钱。出狱后,小姨弟性格不改,仍然吃喝吃苦,人浮于事。姨和姨夫打工的支出远远不够填补这个黑洞,生活很不如意。尔后,姨夫便很少在亲戚间走动了。前段工夫,小舅外氏的表妹出嫁,姨回来了。姨神色昏暗,眼神板滞,言谈中偶然挤出一点干巴的笑。聊着聊着,她就会将话题转到近边那些和她一样不如意的人身上。她夸大说,这些人还是会常常找姨夫帮助看看,姨夫说,他们身上有脏东西。

  最近读了2019年诺奖得主石黑一雄的短篇小说《团聚饭》,感慨颇深。小说开篇先容了母亲的死——误食了带毒的河豚(或许基本不是误食,而是他杀)。河豚,一种躲着剧毒的美味。这种意味意味的开篇,似已摆明了文章的宗旨。全篇以从美国回来的“我”和父亲、妹妹在一同吃的团聚饭展开。团聚饭当然意味着亲情、调和、团圆,可这场掉以轻心的团聚饭却吃得令人心惊,周围危机浮动。“我”和父亲分明存在隔膜,“我”心中的鬼魅不断猫在院边的枯井里。经过父亲和妹妹交代,父亲运营受挫的同事拧开了煤气,杀死了家人,同时切腹自尽。而父亲的内心境遇正在向他的这位同事接近。这时,团聚饭开端了,吃的是一种鱼——在作者的暗示下,正是河豚。到这里,两种气力的博弈便也开端了,明与暗,善与恶,欲与止欲。好在开头什么都没有发作,只是“又一次堕入缄默,只等着菊子把茶端出去。”

  这正是作者处置的精妙之处,什么都没有发作意味着什么都有能够发作。这种拉锯式的生活写照,在小说里暂且沉静上去,而周遭的理想里,这种博弈和碰撞却一刻不息。邪、魅、欲、恶,天天卖力地变换嘴脸,侵袭、漫漶、熏染、生根、吐须、缠绕。我的这位姨夫在生花的魅影里惨遭捆绑,无法自拔;小安子托着均衡杠在生活与职场中小心前行;母亲往世后的几天里,我曾在房前清楚地听到她的哀咽声,并常在梦里与她相见,周边变得乖僻而混沌。《鬼晶》这篇小说创作便是在这种心境下完成的,如今,小说结稿,敛心回目,一切都明朗起来。夜梦里,我与母亲久未再见了,但,我仍很想念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