祫同【试析要富祫的生活还是要丰裕的生活——关于新经济是代新人文精神的讨论】

发布时间:2019-11-24 07:56:08   来源:政府政务    点击:   
字号:
“未来社会应该是一个丰裕的社会,而不是一个片面追求富裕的社会。因为,对财富的无限追求、对经济增长的无限追求必然导致资源的枯竭和生态环境的恶化,进而直接威胁到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哲学与文化研究所研究员阮纪正提出的观点新颖而尖锐,引起了前来参加“新经济时代新广东人文精神研讨会、、的专家学者们的深入讨论。

“新经济时代新广东人文精神研讨会”由广东省市场经济促进会、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哲学与文化研究所、广东新经济杂志社共同主办,于阳春三月在中国著名的灯都中山市古镇国贸大酒店举行参加本次研讨会的有关领导和专家有广东省市场经济促进会会长、原广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邹启宇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王经纶研究员,广东省市场经济促进会秘书长、新经济杂志社社长杨明副研究员,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哲学与文化研究所所长钟晓毅研究员,新经济杂志社总编辑杨广生,省市场经济促进会办公室主任叶农副教授等。

  新经济时代呼唤新人文精神

研讨会由广东省市场经济促进会秘书长、新经济杂志社社长杨明主持,他开宗明义地指出:“本次研讨会,旨在探讨如何构建新经济时代的新人文精神,进一步推动把文化大省建设战略化作全省人民的具体行动,把以求真、务实、兼容、开放、和谐等为主要特色的广东岭南文化继续发扬光大,不断丰富以人为本、人与自然高度和谐、人与社会合理互动、人与人友好相处并不断完善自身以及全面、协调发展的新人文精神的内涵从而将‘新经济时代经济发展’与广。wWw.11665.COm

  东新人文精神构建’两个方面统一起来”

杨明认为,要探讨新经济时代的新人文精神的构建,必须要重视两个问题:其一,新经济时代是一个网络的时代、网络的虚拟世界对现实生活的影响越来越大,如何理清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的关系,并深入研究虚拟世界对现实世界的影响,这个问题应该引起重视;其二,新经济时代是一个进入完善市场经济的时代,如何处理市场经济与人文精神构建之间的关系也是一个必需重视的问题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哲学与文化研究所所长钟晓毅则认为,经历了新时期25年的改革开放历程,广东的经济发展飞速,但要在新一轮的竞争中当好排头兵,成为有更大影响力的地区,除了机遇、经济实力外、国民素养的提升将是推进社发展的重要支撑力量因为社会的进步固然与历史、文化、政治、地域、传统、现代经济发育等许多因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最重要的是、人”的作用,因此国民素养中人文精神的构建,将会成为重中之重。而在新经济时代构建新人文精神,广东已经拥有了基础和条件。

哲文所研究员许翼心认为,应当清醒地认识到在经济全球化的大潮中,知识经济的发展正在创造和生产丰富的物质文明和科技知识,逐步改变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但只能为精神文明的建设提供丰富的客观物质基础却不可能自然而然地重构新的人文精神。而市场经济固有的“重利轻义”之类的排斥精神明的消极因素,都有可能在新的条件下得以恶性发展、从而造成人文精神的缺失乃至异化。因此,商品经济越是发展就更应高度重视人文精神的重构诚信是新人文精神的基石之一。

对诚信问题有着深入研究的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王经纶认为,诚信是新经济时代构建新人文精神的重要基石之一。

他认为、尽管学术界对人文精神的界定存在分歧,但强调以人为本,追求人的全面发展和不断完善,强调人生存的意义、价值,崇尚科学精神等则是同的。而这些共同点跟诚信有密不可分的关联由于诚信是文明人必不可少的根本属性:诚信为社会的三大文明提供了发展的条件和理念,进而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完善:诚信体现了对科学精神的崇尚。因此,诚信有着极其重要的人文精神价值。

但是,由于受个人利益驱动和体制、法制尚未健全诸多原因的影响,诚信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裹读、挑战与冲击。眼下,在开展文化大省建设的过程中,把诚信作为立人、立家、立业和立国的原则,切实搞好诚信建设对构建广东的新人文精神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广东省市场经济促进会会长邹启宇对这个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诚信建设、首先要推动公共机构的诚信建设、因为他们掌握公共权力,影响力大。他指出近年经济增长很快,但是有很大的水分,地方统计的gdp比国家统计的数据高出了很多,这就是一个诚信的问题。另外,在经济发展背后存在着很多问题比如农村问题,地区不平等、城乡不平等这些问题,我们的政府必须正视,必须去解决,才有可能去谈可持续发展。

  树立科学发展观是构建新人文精神的重要内容

任何经济形态和经济理论都有其深刻的人文精神的观照。新经济时代构建新人文精神,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要树立新的经济社会发展观。

哲文所研究员阮纪正指出,当代社会有两个明显的悖论:一是在有限的资源和环境中追求无限的经济增长,二是放纵本能冲动结果却瓦解了自身赖以生存的基因。这是人体外部和内部两个方面原有定势的大破坏。

 

追求无限的经济增长导致了生态环境的恶化,直接威胁到人类的生存和发展;而放纵本能冲动,对财富无休止的追逐,使经济增长并不是为了满足人们的健康生存和发展的需要,而是成为了一种对财富欲望的满足。

因此,阮纪正提出,未来社会应该是一个丰裕的社会而不是一个片面追求富裕的社会。我们要提倡过丰裕的生活。他认为传统的资本主义经济模式已经到了极限,人类的发展模式必须改弦更张。社会可持续发展作为一种人类社会的新发展观,是人类面向未来必然作出的战略选择。

结合和我国的经济发展情况,阮纪正分析道,“科学发展观”的提出意味着过去所持的传统发展观至少是有些片面或不够科学的地方,因而确有改进的必要。过去的20多年。通过初级工业化的急剧扩张我们创造了一个经济超高速发展的“世界奇迹”。然而这个超高经济增长率却是由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和低劳动生产率、低资金利润率、低社会福利总量这、三高三低’支起来的。人们担心在外部激烈竞争和内部资源制约条件下,由“三高三低”支撑起来的超高速度,到底还可以支撑多久?有人估算,按我们目前的能耗和物耗规模,自有存量资源在进入下一轮“翻两番”时便将完全枯竭。

阮纪正的观点获得了与会专家与学者的共鸣。大家一致认为,我们在新经济时代所追求的丰裕生活强调精神财富与物质财富并重哲文所研究员韩强认为,不应该盲目地追求翻多少番,人类并不一定要过那种“富得流油”的生活。态经济与绿色生存。

对于未来的经济形态,哲文所研究员韩强强调了生态经济学的概念韩强称,市场经济体制是人类在经济实践总结出来的一种有效调节人类经济活动的运作机制功不可没。但近代工业化以来全球市场经济的发展,一个直接后对自然资源的疯狂掠夺和灾难性的环境污染.它使地球生态濒临崩溃、人类生存的自然质量总体下降。其主要弊端在于造就了反生态的发展模式。

以生态哲学为基础,以绿色运动为主要依托产生的生态经济模式和生态经济学作为一种新型经济理论涵括了经济和社会发展与自然生态环境相互协调的整个系统。生态经济模式是在对市场经济、计划经济和知识经济的深刻人文反思后产生的。

生态经济对市场经济的反拨首先体现在生态发展模式上。生态经济模式强调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三大要素,即产业、环境和生活是互相依赖和作用的经济实践应该协调创门而不是将其分裂。

可以预见在生态经济成熟时,人与物质、资源和整个生态的关系得以和谐,地球生态系统进入良性循环,人在其中如鱼得水;人类建立起“和谐社会”人不一定享有比现在更多的物质,但享有洁净的食物、空气和水,享有美好的环境和各种有利于身心健康的社会活动,享有内心的宁静和和谐,人类得到的将更多,更全面。这是比庄子式的自由更高层次的境界。它必然成为新经济时代人们的新追求。

哲文所研究员王逢文也认为,绿色生存是新经济时代愈来愈强化的观念,不再以牺性环境为代价的可持续发展战略不仅是人类谋求发展的新理念而且在人类的实践中也获得了普遍实现的可能,人与自然的冲突将缓解,人们会更理性而尽责地经营自己生存的绿色空间和谐、协调将是新经济时代人类生存的常态,对话取代对杭、合作取代排斥总之新经济时代为人类提高生活质量,提升精神境界,创造了新的空间和契机,人将重握自然之手、社会之手,走上回归自然、回归社会的过程,重建三者合理的和谐。新人文精神研究未有穷期。

在本次研讨会上,与会专家与学者对新经济时代的经济形态与新人文精神的构建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探讨。会议主持人杨明在作会议总结时指出,本次学术研讨会在各位专家学者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这是广东理论界对新经济时代的新人文精神研究的一次突破,而本次研讨会的成果,必将把这个理论课题的研究推向一个新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