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水伯_家里没水邻居有水

发布时间:2019-07-27 10:28:22   来源:党委党建    点击:   
字号:

  半夜老妈打电话通知我,邻居水伯走了。我听到音讯脱口而岀的是:“他终于走了!”话一出口就晓得说错了,由于这句话显得很不敬,似乎大有恩怨了中断的快意,实在完全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感慨这个衰弱不堪且多年疾病缠身的生命竟然熬到了明天。

  打我记事起,听水伯将要死的音讯应该有很屡次。水伯年老时就患有哮喘、肺结核等多种疾病,而且还相当严重,记忆中第一次听说他病危,应该是我8、9岁之时。那是一个凄风冷雨的夜晚,水伯的儿子忽然来敲我家的门通知我爸,医生说水伯熬不过那晚了,而事先年幼的我们姊妹听说吓得缩成一团不敢出声,爸往看了也觉得该布置后事了,可病床上岌岌可危的水伯,竟然奇观般地挺过去了。

  在后来的这三十多年中,渐渐地,我那比他小几岁的父亲走了,水伯结实的老婆也忽然走了,而水伯患的病是越来越多,身体说是日薄西山,屡次听说他不行了,听说他家早已为他预备好了棺木,可就是这样一个屡次在鬼门关前闲逛一下又回来的人了,竟然活到了明天80多岁。

  我想水伯之所以拖着病躯多活了30多年,最次要的缘由应该与他的性情有关。水伯是一个悲观随和之人。他屡次闯过鬼门关,邻居们给他起个绰号,叫“鬼老倌”,人们不但当面如此直呼,而且还常常以此笑谈的话题,可他一点也不忌讳,还经常还装鬼声扮鬼姿和笑着。无论贫穷、辛劳到什么水平,也无论他病重到什么水平,我都没见过水伯的叹息、耐心,相反看到的是他总能乐呵呵地生活着。

  有一句话是“生活除了吃饭,还有诗和远方”。是的,水伯最令我佩服的就是在疾病缠身又贫穷交集的日子里他能诗意的生活,水伯有6个儿女,本人又干不了重活,还得终年吃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村大家可想而知他家的日子有多么贫穷。可水伯却努力活得像团体样,无论屋子有多旧,也无论衣服有多破,只需能下床走动,他总是会把家里,本人身上收拾得整整洁齐,干洁净净。

  水伯还有一庸俗的情味是爱唱戏,在他家第一个电器应该就是半导体收音机,而且也是他家多年独一的电器,凡是他有气味,就天天都会自我沉醉式咿呀咿呀地唱个不停,如身体答应的话,他甚至会到朱亭街上找人一同唱戏。

  近两年水伯由于膀胱癌需腰上天天缠着个导尿袋子,可生性爱干净的水伯仍然把本人拾掇得干洁净净,唱着戏,悲观地活到如今。所以我说水伯“终于走了”,是我由衷地感慨,这是一个多么低微却顽强的生命呀!